新闻是有分量的

关于B站的音乐“狂想曲”开始了

2020-05-24 11:36 浏览量:

关于B站的音乐“狂想曲”开始了


《后浪》余韵尚未消散,B站又以《入海》拉开了关于毕业季的社会议题。
 
2020年5月20日,毛不易与B站联合出品了音乐故事片《入海》,截至21日,《入海》在B站获得了425万播放量和3.5万条评论。在围绕其产生的热门搜索及社会话题背后,一个更令人关注的地方在于:这是B站第一次作为音乐作品的出品方出现。
 
 
 
尽管在音乐江湖搅动良久,从去年开展原创音乐计划,到今年与索尼达成战略合作、与QQ音乐合作打造说唱音乐综艺节目《说唱新世代》……一批又一批的主流音乐人陆续进驻这一原创视频社区,为平台聚集了更精准的音乐受众与原创音乐内容,而在内容上游的一次次“试水”又让B站在音乐赛道的野望愈发清晰。
 
Vlog日常、音乐教学、做美食,当主流音乐人入驻B站
B站的社区氛围与对音乐板块的布局吸引了不少主流音乐人的入驻。
 
包括朗朗、胡海泉、戴荃、法老、胡彦斌、宝石GEM、黄雅莉等主流音乐人,一批国外知名音乐人也陆续入驻,如Alan walker、烟鬼The Chainsmokers。而在与索尼达成合作后,内容与社区的双重吸引力将引来更多国外音乐人的入驻。那么,在这个属于Z世代及二次元的庞大社区里,这些入驻的主流音乐人们都在干什么?
 
 
 
目前来看,入驻B站的主流音乐人大致方向为三种:第一种,入驻即巅峰,在更新官宣入驻视频后便悄无声息的音乐人不在少数。这类“走走形式”的入驻方式背后,或许是基于受众属性的契合度而仅将B站作为发表渠道之一。
 
而第二种,入驻后将B站作为发布视频作品渠道的音乐人,会在帐号时常更新音乐作品mv、现场视频等等,尽管对于粉丝而言,互动性较低,但对于平台而言,音乐人自己上传的音乐视频不失为平台的音乐视频正版渠道来源之一。目前看来,这类入驻的音乐人/工作室占了大多数。
 
 
 
第三种音乐人,在入驻后不定时更新的日常创作视频。如音乐人胡海泉,尽管入驻后一共更新了27条视频,但已经是入驻B站的主流音乐人中的“数一数二”。作为B站音乐计划的官方导师,胡海泉在B站上音乐课的同时,还做起了“美食up主”;而音乐人黄雅莉自去年11月入驻以来,已经视频投稿84条,更新内容涵盖了吉他弹唱、自酿梅子酒过程、与小助理在长城猜拳比赛等日常等等。这类主流音乐人目前来看为数不多。
 
国外音乐人方面,烟鬼The Chainsmokers在入驻以来会更新vlog视频,并会不时给粉丝的留言点赞。有粉丝评论道“保持这个状态,将b站当作油管来更新。” 事实上,这也是平台与音乐人们的最佳相处模式。
 
一方面,被称作中国youtube的B站,尽管相较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B站的宣发优势并不明显,但作为大量Z世代、二次元用户的聚集地,B站的粉丝质量及受众黏性又要大大高于前者。
 
另一方面,B站的产品调性决定了平台以创作者为核心的模式。越来越多的“油管搬运工”将youtube内容搬运到B站,而在与索尼达成战略合作后,越来越多的国外音乐人来到B站发布音乐作品及日常内容。作为业界眼中的“中国youtube”,这一次二者似乎真正实现了内容层面的相互转化。在B站与youtube的相互转换过程背后,是B站将音乐作为重要赛道所实施的一系列举措。
 
搅动可视化音乐市场,视频平台的音乐“抢滩”?
B站搅动音乐市场已经不是一朝一夕。
 
除了邀请大量主流、话题音乐人入驻,也与音乐公司达成各种维度的战略合作。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B站已陆续与QQ音乐合作推出了绿钻+B站大会员的联合VIP模式、“2019年度音乐UP主选拔”、“音乐UP主培养计划”、“音乐星计划”等一系列扶持激励计划。并将2020年跨年晚会打造成了一场盛大的华语音乐人盛典。包括周深、南征北战、GAI、胡彦斌、戴荃在内的主流音乐人纷纷出场。
 
今年1月,B站又与QQ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打通了双平台的音乐人及内容资源。而在随后与索尼达成合作后,B站索尼音乐帐号上直接上线了5万多部音乐mv作品,大量扩充了原创音乐视频内容资源。
 
 
 
在不断与QQ音乐等平台合作背后,是音乐市场想要对于Z世代受众群体的精准狙击。B站首档自制说唱综艺《说唱新世代》的报名标准——“18-25周岁热爱说唱的年轻人”也与B站大量ACGN的受众较为契合。
 
据B站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80万,同比增长146%;其月均投稿量达490万,同比增长138%。用户日均视频播放量也达到创纪录的11亿次,同比提升113%。
 
对于想要在音乐赛道施展拳脚的B站而言,从二次元音乐、鬼畜专区到二次创作的社区氛围,在资本及主流音乐人的入局后,大量原创音乐内容的进驻也助其逐渐成为国内较有话语权的原创音乐社区。
 
据《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未成年网民经常利用互联网进行学习的比例达到89.6%。上网听音乐和玩游戏是主要的网上休闲娱乐活动,分别占65.9%和61.0%。音乐对于年轻人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对于音乐内容输出渠道而言更是责任深远。
 
随着视觉工业时代的到来,音乐可视化正在成为大势所趋,除了B站之外,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也在对音乐赛道不断加码。无论是抖音的“看见音乐计划”还是快手音乐人等计划,短视频平台的音乐造星计划,本质上是在二次创作基础上的音乐可视化发展。
 
与B站的不同之处在于,大部分短视频平台基于自身算法及流量,乐于主动挖掘具有“爆款”潜质的歌曲,从《沙漠骆驼》到《绿色》再到《野狼DISCO》,形成“流量产生收入、收入购买内容、内容产生流量”的传播链闭环。
 
而B站则以“UP主创作内容,内容吸引粉丝,粉丝激励UP主”的创作者核心模式,给音乐人们提供了包括作品可视化在内的创作音乐的可能,这样的差异或许在未来会逐渐凸显,当B站早已不再是亚文化聚集地,而“以音乐破次元”的行进方向似乎也不再道阻且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