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224”,中国音乐人之困

2020-04-08 15:03 浏览量:

“224”,中国音乐人之困

  近年来,我国音乐产业发展迅速,但一边是两位数蓬勃增长的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另一边是近半数音乐人税前月收入不足2000元、近四成音乐人遭受侵权困扰……“224”的尴尬,已成为音乐产业发展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音乐人生存现状与音乐人创造力的激发、音乐作品的国际竞争力、音乐产业的发展状况密切相关。如何更好地保障音乐人的基本权益,提高音乐人的创作积极性,优化产业生态,健全版权环境,是当下亟待各界思考的问题。
 
 
  梦想在“面包”前摇摆
 
  我国音乐产业近年来发展迅猛,市场规模不断增长的同时,流媒体市场付费订阅用户总数增长显著。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报告》显示,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再创新高,位列全球第七。
 
  为了推动音乐产业内容走向精品化,国内各音乐平台相继推出“扶持独立音乐和原创音乐人”计划,有的平台甚至拿出上亿元资金支持音乐人进行精品创作。半月谈记者从网易云音乐了解到,入驻该平台的原创音乐人数超过10万,原创作品数量超过150万首。近3年来,在独立音乐人计划扶持和引导下,我国原创音乐人数量增长了31倍多。
 
  然而,这一数字并不能体现原创音乐人的生存状态越来越理想。
 
  要面包还是要梦想?一直是中国音乐人面临的两难选择。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音乐人能从版权获得收益的只占极少数,更多人依赖演出、周边产品等渠道获得收入,而收入多寡又与音乐人的知名度直接挂钩。
 
  北漂音乐人小凡告诉记者:“做音乐需要投入的精力和金钱,比想象中要多。成本方面,一首歌从编曲、录音、混音到完成,至少需要1万元。如果不全职做音乐就很难出好作品,全职做的话又养活不了自己。绝大多数同行都是半天创作,其余时间依靠演出等其他兼职维持生计。”
 
  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教授张丰艳近期发布的《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8.55%的音乐人主要居住在一、二线城市,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税前月收入不足2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音乐人占比仅为9.3%,29%的音乐人没有任何来自音乐的收入。
 
  报告还显示:近七成的音乐人从事音乐之外的兼职工作。全职音乐人占比不足一成。
 
  目前,不少互联网平台、流媒体平台、直播平台开通的打赏和流量分成等功能,一定程度上为音乐人拓宽了收入渠道,但不足千元的累计打赏,难以形成可持续性收入,无力从根本上改变绝大多数音乐人艰辛的生存状况。
 
  近半数被侵权音乐人无力维权
 
  调查发现,中国音乐人平均收益与国际水平存在巨大落差,音乐人遭受侵权行为进一步制约了音乐产业健康发展。
 
  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表示,目前音乐作品遭受的主要侵权行为包括:被用户在音乐直播中演唱或使用;在互联网短视频中被演唱或使用;被音乐流媒体平台上架、被电视节目等使用;在公共场合播放,未经允许、未经付费被翻唱并传播;歌曲被改编、被抄袭等。
 
  张丰艳介绍,受访者中37.4%的音乐人遭受过不同形式的侵权行为。其中,未经著作权人授权在影视、互联网中使用,在媒体中传播的情况占26.9%。其中,近半数音乐人表示自己没有能力完成维权。
 
  侵权行为不仅发生在音乐新人中,国内知名摇滚乐队黑豹乐队也是“资深”受害者。黑豹乐队的鼓手赵明义举例表示,在某新说唱节目中,有两位歌手合作演唱的所谓“原创”作品,其编曲从头至尾贯穿了黑豹乐队的歌曲《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
 
  原创音乐人收入来源的不稳定与不可持续,版权环境不健全造成的版权纠纷,以及音乐人维权难等问题,导致不少原创音乐人对职业规划及发展缺少信心,无法全身心投入音乐创作。
 
 
  2019年8月14日,由罕见病、残障人士组成的8772乐队在北京举办首张专辑《从不罕见》首唱会 
 
  为音乐人披上“铠甲”
 
  受访专家表示,应进一步利用高科技手段为版权提供保障,增强创作者维权意识和维权能力。在欧美一些国家和地区,音乐人会有意识地把原创作品提供给集体管理组织,进行版权“登记”。但中国音乐人仍缺乏版权意识,疏于版权管理,造成了音乐版权侵权严重的乱象。
 
  近期,北京音乐家协会摇滚音乐分会牵头成立的音乐人权益保护平台已经建设完成,拟使用版权区块链技术,实现音乐人作品的登记备案。“音乐人将作品及版权信息以规定格式上传至该平台后,平台将通过技术建立起与该作品对应的不可篡改的唯一信息,直接同步至互联网法院的相关系统,帮助法官快速提取证据,为维权提供重要保障。”中国乐势力音乐广场执行董事郑络谊说。
 
  完善多层次消费市场,拓宽音乐人的收入模式。张丰艳表示,尽管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数字音乐用户,却是全球音乐付费比例最低的市场之一。付费过低、音乐会消费乏力等将制约音乐产业的良性发展,因此,多层次音乐消费市场有待培育和完善,以拓宽音乐人的收入渠道。
 
  培养音乐产业服务型人才,完善产业环境。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音乐表演专业有765个,音乐产业管理类专业有125个;英国音乐表演等相关专业107个,音乐产业管理类专业达104个。相比之下,我国音乐学府对音乐表演、创作指挥人才的培养较为重视,却忽视了音乐产业管理人才和服务型人才的输出。我国应加快弥补产业运营、管理等相关人才的缺口,满足产业链不同环节对人才的差异化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