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2020-03-14 12:28 浏览量: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刘柏辛珍惜《歌手》的舞台,只为了让更多人看见她。
 
 
 
 
 
↑新专辑《无限意识 Meta Ego》封底。
 
 
 
“魔鬼鱼”刘柏辛
 
《歌手·当打之年》第二期节目中,刘柏辛以第三位奇袭歌手的身份登场。节目中对刘柏辛的介绍词则是“兼具国际视角和东方美感,音乐风格融合多种元素”。
 
当晚,刘柏辛带着她的《Manta》,向本季最被看好的大魔王“花花”华晨宇,发起了奇袭。她的选择令观众意外,但她的音乐却光速圈粉,粉丝们都在弹幕中感叹“这个声音很高级,爱了爱了”“这个风格,格莱美的感觉啊”。最终,刘柏辛虽然未能奇袭成功,但场内场外观战的乐评人们,却纷纷为她点赞。
 
竞演结束后,刘柏辛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独家专访,对这场充满冒险和未知的歌手之旅,她坦言原本不抱希望,就连洪涛也曾表示,她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歌手》想把这样新鲜的创作人介绍给观众。她选择奇袭花花,无论输赢,只想让更多人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黄晓雅 实习生 刘婷婷 李若彤
 
参加《歌手》的胜算本不大 洪涛点评:“她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够新鲜”
 
2019年底,刘柏辛发布了个人第二张专辑《无限意识 Meta Ego》,此后不久,刘柏辛就接到了《歌手·当打之年》节目组的试音邀请,她唱了几首自己的原创,包括主打歌《Manta》。试音结束后,她觉得希望不大。但总导演洪涛对她说:“你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我们也想把这样新鲜的创作人介绍给观众。”跨年夜当晚,刘柏辛收到了节目组的正式邀约,几天后她在这个舞台,出乎意料地向华晨宇发起了奇袭。
 
对于她的表现,乐评人耳帝评价道:“刘柏辛的气质与这首歌简直浑然天成,冷漠、轻盈、时尚、寡淡、未来,整首歌像是浸泡在一个科幻世界的海底城市中,刘柏辛的演唱也完全是‘新世代’的方式,即弱化声乐表达,而人声完全是去情绪化、人性与大动态的自身气质的折射,仅是利用这种折射就将音乐的氛围与高级感营造出来。”
 
南方都市报:这次参加《歌手·当打之年》是怎样的契机?
 
刘柏辛:在一个很平淡的傍晚收到了节目组的邀请参加试音,当时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但是试音出乎意料地顺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展现我的音乐和创作。《歌手》也是陪伴我成长的一档节目,从没想过会有一天真的能站上这个舞台,就算是短暂的一首歌的时间也非常宝贵,只想呈现出尽善尽美的舞台和表演,其他的事我都没有过多地去想。
 
南都:这次竞演曲目《Manta》,能谈一谈这首歌的创作灵感吗?
 
刘柏辛:我从小爱去水族馆,到一个新的城市一般都会先去水族馆打卡,我一直都很喜欢魔鬼鱼,去年就想写一首关于魔鬼鱼的歌,在看到《海王》电影中被描绘成水下战舰的魔鬼鱼后,回家终于动笔。
 
它们有一个听起来很可怕的名字,但一颗牙齿都没有。它们在水里“飞”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天上展翅高飞的鸟。在海洋馆看到的魔鬼鱼总能让我感受到困兽的忧郁。所以,为了亲眼看到野生魔鬼鱼,我去斐济学了水肺潜水,考完证后的最后一天,我跟随当地渔民坐船6个小时,去蹲点魔鬼鱼,但当我赶到时却错过了它们,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和它们在水里一起舞蹈,那就太美妙啦。
 
魔鬼鱼,听起来像是海底怪兽,但捕食习惯很“佛系”,它们一边对着洋流游泳,一边张开嘴坐等小鱼小虾被冲进嘴里。它们性情温顺但偶尔古怪,加上傻乎乎的黑眼睛和嘲讽的假笑,怎么会有这么完整生动的鱼设?藐视规则,热爱自由,复杂得像一个人。这几个特质看起来有些矛盾,但这种冲突感是我这首歌灵感的来源,代表着世上真的存在难以被定义的存在,和身为一个异类却依然自由的状态。
 
挑战华晨宇震惊全场 从韩国到纽约再到说唱圈,她的音乐自由生长
 
除了曲风令人意外之外,刘柏辛连奇袭对象的选择,也和她的气质统一——冒险、自信、无畏。当期节目原本有一项对她非常有利的新赛制:每一轮中同一位歌手若被奇袭两次,连败则直接淘汰。上一轮竞演中,毛不易被奇袭一次,遭遇失败,处在被淘汰的边缘,连毛不易自己都吐槽:“可能连败两次的就只有我,因为我上一次已经输了,那(节目组)不就是暗示她选我吗?”然而,刘柏辛向人气、实力都稳坐前几把交椅的大魔王华晨宇发起了挑战。
 
同场竞演的歌手们,纷纷对这位小姑娘刮目相看。袁娅维佩服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作为新人来讲,她挑战一个那么厉害的歌手,我觉得她已经赢了自己。”萧敬腾也给予肯定:“无论是赢还是输,(她)选择花花就是要让更多人看到,她给我们带来了一种非常自我、自信的音乐态度。”
 
但在胜负欲不强的刘柏辛看来,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单,“我的音乐就像海洋里的魔鬼鱼,是一种异类,但是代表着自由与可能性。花花老师是一个很优秀的先锋音乐人,我有这个机会就选择和他切磋。”
 
这样的选择和表现,或许也和她的经历有关。从小学习民族舞和钢琴的刘柏辛,从来都是学校才艺比赛中的红人。她参加过湖南当地中学生才艺比赛,给“好声音”寄过demo,高二还远赴韩国参加《K-pop Star》拿过节目四强,回国参加《中国新说唱》在一众rapper中杀入前四。她还发布过两张专辑《2029》《无限意识Meta Ego》,一张EP《2030》,是首位登上美国SXSW音乐节的中国女歌手。
 
南都:节目中,你选择了花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刘柏辛:因为花花是一名非常有号召力的歌手,他的曲风也非常新潮独特!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和他一样在年轻人群体里有号召力。
 
南都:你怎么看参加《歌手》之后网友对你的评价?
 
刘柏辛:我收到了很多的支持,我特别感动。我本以为这首歌可能大众接受度会很低,但是出乎意料有很多人喜欢,特别惊喜!
 
南都:节目里,周深夸你的台风,你觉得在台上的这种范儿,是与生俱来,还是身经百战才练成的?
 
刘柏辛:我觉得可能都有吧,我从小就很喜欢表演。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我第一次参加学校的汇演,我的角色是一个钓鱼的小女孩,演到一半,鱼竿断了,当时大家都吓坏了!我就淡定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我猜可能是有一点点与生俱来的表演欲的!
 
南都:这次参加《歌手》,你有怎样的感受和收获?
 
刘柏辛:我一直想以歌手的身份出现在舞台上,而不是被任何人定义为一个说唱歌手。这次《歌手》的舞台让我能展现出我风格的多元化,这首歌包含了很多种曲风,不光有Hip-hop,更有电子、R&B等等元素在里面。我发了新专辑,能在舞台上展现出一个更成熟的自己、更多特点的表演,我觉得这是非常荣幸的!
 
南都:出国参赛,参加选秀,留学,出专辑巡演,你的经历已经很丰富,自己打拼的过程中,遇到过特别艰难的时候么?
 
刘柏辛:我从小对纽约有执念,去了之后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期待。一方面要保证自己的学业,要创作,另一方面还有许多看起来必要的社交,但是我真的应付不过来。总之过得非常不开心,都快抑郁了。唯一的发泄方式,也许是写歌吧,在那段时间我写下了二十多首歌,其中一部分变成了我第一张专辑的歌曲。歌曲中其实留下了当时那样的迷茫和煎熬。纽约是我人生很大的一个转折点,离开纽约后我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南都:休学回来成为职业音乐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刘柏辛:其实很简单,做音乐变成了我唯一感到快乐的事情。
 
南都:在韩国参加比赛和在美国留学这些经历对你的歌曲创作与音乐风格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刘柏辛:其实影响不来自于这些。我从小就听很多国外的流行歌曲。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土生土长在中国,但是同时受到了一些国际文化的熏陶。我们就自然而然,在这样两种文化的影响下,生长出了自己的风格和思想。这是一种非常有机的过程。
 
歌坛和带货圈的
 
次元壁破了
 
“魔鬼鱼”刘柏辛的堂哥,竟是“魔鬼”李佳琦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刘柏辛有一位很红的堂哥——李佳琦。2019年底,刘柏辛发新专辑后,李佳琦和她一起做直播,有粉丝问,你们在哪认识的?李佳琦哭笑不得:我们是亲戚,当然在家认识的了!两人的关系非常好,李佳琦当柜哥时,就常送刘柏辛一些小化妆品,还帮她画韩式一字眉。发布第二张专辑前,外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两人的亲戚关系,因为刘柏辛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在蹭热度。但李佳琦却在微博为她打call,“李魔鬼听着妹妹的新歌《Manta》魔鬼鱼出差了,所有女生,听它!”刘柏辛参加《歌手》的这期节目播出后,李佳琦也为她助威:“加油妹妹!珍惜这个舞台!”
 
南都:这次《歌手》播出前,李佳琦也为你打call了,虽然在不同的圈层奋斗,但你们平时的交流多么?
 
刘柏辛:2019年底新专辑发布后,李佳琦就特别支持我,邀请我一起做直播。李佳琦对我非常宠溺!小时候我刚开始跟视频学化妆时,当时还在当柜哥的佳琦就送我很多小化妆品,帮我画韩式一字眉。但是在专辑发布之前,我是希望不要提及哥哥的,因为如果我没有能证明自己的新作品,会感觉在蹭哥哥的热度而已。哥哥非常疼我,但是我也希望用我的方式证明自己。
 
南都:你平时创作会从什么地方获取灵感?
 
刘柏辛:生活里的经历,脑子里构造出来的一些意象,还有一些时尚趋势都能带给我灵感。还有很多千禧年代的艺人,都是我音乐上的灵感源泉。他们对我影响,真的都是潜移默化的。我现在的创作中,都经常会有他们的影子。
 
南都:你常常开玩笑说自己“不红”,现在呢,开始有“好像红了”的体会吗?在工作和生活方面,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
 
刘柏辛:其实还是差不多,哈哈哈。因为我还蛮佛系的吧,平常该干嘛就干嘛。在家看看电影,写写歌,运动一下。大体都一样吧。
 
南都:你近期的“小目标”是什么?未来的“阶段性目标”或“大目标”又是什么?
 
刘柏辛:我的小目标,阶段性目标,大目标,永远都是做我自己想做的音乐。能做到不容易,做到就知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