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透过“在线音乐会”,重新认识快手

2020-03-03 10:48 浏览量:

透过“在线音乐会”,重新认识快手


2月29日,快手联合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展了一场“良樂”线上音乐会。“樂”,为乐的繁体字,与药的繁体“藥”同源,疫情之下焦虑情绪弥漫,正适合以音乐治愈人心。
 
 
五个城市,七个专场,九位音乐家,这场在线音乐会以直播下的即兴演奏形式,让音乐触达屏幕另一端的听众,为超300万人带来了一场特别的体验。
 
直播结束后,不少听众感慨“看的很感动”、“人间太值得”,#坂本龙一用武汉乐器演奏#等衍生话题也在社交平台迅速扩散开来。
 
“良樂”线上音乐会的破圈,让大众看到了快手连接线下场景的更多可能。
 
以“樂”治愈
 
良樂音乐会的九位音乐家风格迥异,夏雨言擅长新古典琵琶演奏,庞宽喜欢在声音与影像中表达对后网络时代的思考,坂本龙一多用实验性声音艺术来传达音乐的力量……当爵士乐、摇滚乐、电子音乐、中国传统民乐、前卫实验音乐汇集于一场音乐会,古典与现代碰撞,转折跨度确实不小。
 
 
但音乐无国界,表达也是普世性的。以泰戈尔《飞鸟集》为灵感来源的夏雨言,通过即兴表演来传达作品中的生活哲思和爱的追求;郭雅志电吉他配合唢呐完成的《百鸟朝凤》,融合了民乐乐器+摇滚乐的表现张力,听众也会不自主被代入意境中的勃勃生机;彭磊和庞宽在闪耀的灯球下狂欢,再现摇滚的激情与生命力。
 
 
坂本龙一出现后,良樂音乐会的氛围达到了高潮。坂本龙一一直相信万物皆有灵,在近半小时的即兴演奏中,他用石头、琴弓划擦吊钹,寻找最原始、纯净的自然声音,用单手演奏钢琴,让音符在指尖交汇,仿佛在描述一场苦难,在静默的黑白影像中与劫波渡尽的人们感同身受。
 
 
纪录片《终曲》里,坂本龙一走进日本海啸避难所,在那台被海啸冲毁的走音钢琴上弹奏着《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那首温柔而坚韧的传世神曲。这一次在快手的直播间,他依然在用生命本身拥有的声音,来拥抱受苦的人。
 
此次良樂音乐会直播中,UCCA的副馆长尤洋以主持人的身份,在直播间与大众交流了这些音乐背后的深层寓意。其实,即便音乐表达难以被所有人理解,坂本龙一结束时的一声“大家,加油”,演出时使用的医用橡胶做成的马林巴槌,以及刻着“中国武汉制造”字样的吊钹,也足够阐述音乐家对生命的敬畏,足够温暖听众。
 
 
身在北京、上海、合肥、波士顿、纽约5个城市的9位音乐家在直播间隔屏接力,连接的不仅是彼此,还有屏幕前抗疫的大众们。在这场音乐会的专场演奏过程中,屏幕不断闪烁,却很少有弹幕直接对音乐家提出问题或要求,大家都在默默倾听、感受,无声地交流,感受这点点音符构成的愈疗结界。
 
近4小时的线上音乐会,累计观看总人数超过300万,峰值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万,在微博、知乎等诸多网站引起了探讨,如此量级的破圈传播,不仅印证了艺术突破时空限制的强大影响力,作为平台快速统筹下的新探索,“在线音乐会”这一形式也显现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
 
接住“线下”
 
出于特殊时期对观众和音乐家健康的考虑,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机构在疫情期间暂时闭馆,停止了原定的展览和线下音乐会活动,探索其它呈现方式的可能性,而快手正在筹措在疫情期间以直播、短视频为公众带来新体验,两方自然不谋而合。
 
UCCA尤伦斯此前一直主攻线下,受众多为独立圈层,此次线上探索破圈后,UCCA尤伦斯或许也将加大线上传播的力度,与快手实现长线合作,通过新媒介来传达当代文化艺术理念,拓展更多圈层用户。
 
 
不仅是音乐会,疫情之下,音乐厂牌、酒吧、夜店等各大线下演出场景都在探索线上化,快手的线上演出形态也在短期内不断更新升级,形态愈加丰富。快手展开的“不如云蹦迪”项目落地后,夜店厂牌拾叁先生SIR TEEN在快手开播,26分钟圈粉30万,此后,快手又与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推出为期一周的“云趴”音乐周,让更多年轻音乐人“在线营业”。
 
 
如果说云蹦迪是对大众“宅家”期间孤独情绪的缓解,那此次的良樂音乐会便从“躁”转“静”,人文关怀属性更为强烈,是对人祸天灾下大众心灵的抚慰。不过,相似的是,大众对音乐现场的需求以另一种方式得到满足。
 
从行业层面而言,《2019中国现场音乐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国内音乐演艺市场总体规模达182.21亿元。音乐类演出票房总收入68.18亿元,同比增长14.8%。而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2020年1-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线下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在如今这一需要线上“接住”线下的关键节点,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在线音乐平台纷纷布局,为线上音乐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从云蹦迪到音乐会,快手便开辟了全新的文化消费场景。
 
 
对于拾叁先生、UCCA尤伦斯来说,快手带来的不仅是超3亿日活下的圈层触达,更是“短视频+直播”双管齐下的协同联动。在平台的惠普算法下,短视频可以吸引粉丝并向直播导流,而直播热度又可反作用于短视频内容,在此闭环下,线下演出主体更易打开线上市场。
 
此次疫情期间,除了音乐演出市场,快手直播对接的还有更为多元的领域。2月28日,90年代中国民营教育拓荒者俞敏洪在快手开播,与延期开学的大学生畅谈独立思考和精神自由;2月29日,快手与笑果文化联合推出了直播互动喜剧秀《诞愿人长久》,李诞、王建国在线互“怼”互“损”;2月26日开始,快手开启了汽车品牌入驻直播季,诸多车企金牌销售在线直播,分享干货……
 
 
多元化的“线下”对接,背后正是快手的“直播+”战略。在短视频和在线直播行业走向精细化、专业化运营后,快手一直在布局“直播+”生态,如电商、音乐、教育等众多垂类。多年累积的直播技术、垂直赛道基础设施的搭建,也是快手能在疫情下迅速将众多线下场景纳入直播,切入“在线音乐会“、”云看车”等场景的主因。
 
破壁先锋
 
从社会维度看,此次良樂音乐会,也是一次快手平台价值观和现实关照的释放。不过,良樂音乐会刚官宣时,不少网友很是震惊,没有料到此次快手会与先锋艺术结合。
 
快手早已进化,在这背后,有市场格局和行业变化的推动,也有平台自身的不断突破。短视频、直播行业进入存量用户争夺后,快手从下沉走向上行,用户圈层日益丰富,艾瑞数据显示,2018年年末,快手在一二线城市的用户比例合计已经达到了38.8%,快手也在主动丰富内容供给,除了记录日常生活,已涵盖媒体、政务、教育、娱乐、时尚等多元化国民内容。
 
从内容多元化的大背景再看此次良樂音乐会,虽然UCCA的多媒体现场艺术项目“园音”带有先锋属性,更吸引垂直受众圈层的资深艺术爱好者,但快手以直播形式将其“转化”为线上音乐会后,触达特定圈层的同时,在海量用户中破壁流行。
 
 
《2019快手直播生态报告》中曾提到一个故事,有一位在快手拉二胡的大爷,每日都会直播,后来直播间里慢慢积累了一批粉丝,这些粉丝在直播间聆听二胡的同时,也会与老人互动、聊天。其实,安静听大爷拉二胡,和在UCCA尤伦斯直播间品鉴艺术家的先锋音乐,本质都是相似的,艺术不分高低,能陪伴大众便好。
 
当然,快手价值和审美的转变,也源于平台自身的追求。
 
疫情期间,快手便在寻找更多拥有高社会价值的内容,如开播了“快手文化会客厅”,邀请京剧大师王珮瑜、百家讲坛主讲人蒙曼等大咖分享诗歌、音乐、医理知识,疏导疫情下的焦虑情绪,开启云游全球博物馆的活动,邀请敦煌莫高窟、陕西历史博物馆等在平台直播“镇馆之宝”等。
 
 
快手CEO宿华希望快手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而不仅是一个伟大的平台,如今,快手在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用自身的突破去打破标签印象。其实,此次良樂音乐会的破圈传播,就是一个契机,有很多人带着“快手和坂本龙一为何会组合在一起”的疑问而来,最终或许也能在快手的线上音乐会上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