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三十而已》:音乐为剧情锦上添花

2020-08-22 14:47 浏览量:

《三十而已》:音乐为剧情锦上添花

 

 

  热播多时的《三十而已》终于迎来大结局,连日霸占热搜的各位主角们都奔向了各自人生归程。

  我看完后,感觉国产都市剧终于找到了自己正确的表达方式,这是一部有自我内在生命力的影视作品,人物、台词、音乐和服化道完美融为一体,共同推进剧情发展,既不互相抢风头,也不扯彼此后腿,让这部剧散发出浑然天成的精致感,一如女主角顾佳的完美主义。

  最初看《三十而已》,印象颇深的是第二集的名场面——王太太买画那一幕。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把目光聚焦在那幅到底是真品还是赝品的《睡莲》上,但这时传来的一段背景旋律勾起了我对这部分剧情的极大兴趣。

  就在王太太误将莫奈的《睡莲》当成“梵高的《睡莲》”时,背景音乐响起了《卡门》中的名段《哈巴涅拉舞曲》,这段旋律配上这样讽刺的画面,营造出了讽刺、滑稽的氛围,而演员的表演又赋予了乐曲更加强烈的戏谑感。

  这段旋律出现了不止一次,后来顾佳扶王太太下楼,以及顾佳安排太太圈们的下午茶局,《哈巴涅拉舞曲》都在剧情背后暗暗地推波助澜。原曲本来是一段小提琴演绎的探戈舞曲,在剧中用吉他做了演奏改编,吉他的轻快感更强烈地放大了剧情对太太圈的荒诞讽刺。

  说到另一个剧中的名场面——王太太家的下午茶,那段背景旋律也让我印象深刻。剧中采用的是舒伯特的《第二钢琴三重奏》,比起《哈巴涅拉舞曲》,这段旋律就不那么招摇,但经常看电影的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有些耳熟。在著名电影《钢琴教师》《快乐至死》中都曾用作配乐,哀婉动人。然而在这里,配乐师把《第二钢琴三重奏》用一种颇具戏剧感的方式进行了编配,如此唯美经典的旋律,刻画出的却是一群太太们附庸风雅的滑稽形象——自命不凡的“贵族”,只能在矮桌上喝下午茶。

  在王太太第一次带着顾佳踏入太太圈时,太太们围在桌子上做缝纫手工互相自我介绍,当我一听到柴可夫斯基的《糖梅仙子舞曲》就不由得会心一笑,我感知到了配乐师那种想要表现太太圈名利场浮夸的小心思。当顾佳拎着鸵鸟皮的高级名牌包再次来到太太圈时,《糖梅仙子舞曲》再次响起,像一段无言的旁白在笑着说:她上道了!表面上顾佳自作聪明,这为后来她接手茶厂这个大坑埋下了伏笔。而后来听到李太太要将茶厂转让,顾佳计上心来,一段《糖梅仙子舞曲》完美表现了此时顾佳内心深处活泛的小算盘,仿佛飘过的一行弹幕。

  顾佳为了接手李太太的茶厂,帮李太太在甜品店操办了一场小型慈善拍卖,那场拍卖会后大家皮笑肉不笑的合照时刻,背景音乐恰逢时机地响起了德利伯歌剧《拉克美》中的名段《花之二重唱》,这原本是用以歌颂忠诚与美好的歌剧选段,放在这里竟作为太太们塑料姐妹情的反差对照,不得不说配乐师将背景音乐对剧情的加成作用发挥得娴熟至极,如此含蓄的处理让顾佳和太太圈的故事更加生动,更具有高级的荒诞感。

  而剧情重点落到王漫妮身上时,有一首曲子串联起了王漫妮和顾佳的命运。这首曲子便是肖邦的《降A大调圆舞曲》,一首很优雅动人的华尔兹舞曲。笔者曾经也是国标舞舞者,以这首曲子跳过一段表现离别的华尔兹。我还记得那时候教练说,这首曲子的内核是无法抗拒的离别,是那种“哀莫过于心不死而人将别”的复杂心绪。

  《降A大调圆舞曲》在剧中出现过两次,即王漫妮在豪华游轮餐厅用餐时和王太太在家吃蛋糕时的两个场景。当我看到这两段剧情的时候,最初只是以为在表现她们当时忧伤的心境,可又总觉得背景旋律的安排似乎另有深意。最后看完大结局,回头再想起王漫妮坐在行政餐厅时的场景,《降A大调圆舞曲》仿佛在暗喻王漫妮和梁正贤走不到一起,而顾佳与王太太也不是一路人。

  对普通人来说,上流社会的华丽城堡,从踏进第一步开始,离开的倒计时就滴答作响。王漫妮回到衢州小镇上时,有一段颇为古风《家乡小调》,用古筝、扬琴展现出江南小镇的安逸静谧,扬琴的灵动若隐若现,暗示着王漫妮并不安分的内心。听到这段旋律,伴随着展开的水乡画面,我就知道王漫妮一定会回到繁华的大上海。

  在全剧最后,顾佳看见林有有受伤的创可贴和丈夫许幻山手机中照片的时候,有一段节奏感很强的小提琴双音来表现顾佳当时心沉到谷底的感受,乍一听我以为是维瓦尔第的《冬天》,后来发现并不是,而是原创的背景音乐《坠落》。顾佳在这个故事里,一直是站在山顶的女神,为丈夫收拾残局,为闺蜜收拾渣男,为公司开疆辟土,当顾佳突然遭遇丈夫出轨时,这首曲子几乎完美地表现了她从云端坠落泥土的不安和痛苦,旋律最后有一小节逐渐和缓的尾音,仿佛在告诉我们,顾佳经过一番努力,将在经历风暴之后平稳着陆,带着勇气重新出发。

  人生没有永远的春天,无论春天、夏天、秋天如何温柔和煦,终究会有面临冬天的那一刻,然后迎来下一个往复轮回。剧中三位女主角的境遇,并没有谁真的坠落到万劫不复的谷底,只是她们都在三十岁这年迎来了重大的挑战,或体面,或不堪,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捱过难关,直至遇见下一个春天。

  《三十而已》在如何用音乐来表现人物内心的喜怒哀乐方面,让人耳目一新,包括用旋律来为剧情做伏笔、隐喻,跳出了一到关键剧情就洗脑循环放OST(主题曲原声带)的窠臼。更难能可贵的是,无论是堪比神来之笔的古典音乐的插入,还是完全原创的背景旋律,对于完全没有听过这些旋律的普通观众来说,都能很好地感知音乐为剧情所作的脚注,理解人物的心境与抉择,充分发挥旋律调动人们情绪的作用,这是艺术创作融为一体的精妙所在。我希望将来能看到更多国产都市剧着力于打磨细节,即便是音乐这样看似不起眼的部分,也用心做到与剧情相得益彰。(曼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