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股价跌至1美元,蘑菇街裁员10%

2020-04-18 16:45 浏览量:

股价跌至1美元,蘑菇街裁员10%

4月18日,电商平台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发布全员信表示,为更加聚焦以直播购物和品牌特卖为主的核心业务,蘑菇街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
蘑菇街方面对AI财经社表示,目前优化人员约140人,占比10%,主要集中在技术部门,而此次业务调整是“一次性的,后续不会出现规模性裁员”。
但分析蘑菇街目前聚焦的直播电商业务,蘑菇街并不具优势,前景难说乐观。
小组裁到只剩组长,一月内多名高管离职
4月17日,在某职业社交平台匿名区多个匿名信源就蘑菇街裁员发布了消息。有消息称,“2019应届生被裁,整个小组只剩下组长”、“看了下名单,除了业务线被砍的,裁的都是层级高的、入职时间短的、对业务没啥贡献的,满足以上两个,基本被裁”。
一个月前,蘑菇街高层已有多位高管离职。2月28日,蘑菇街发布公告表示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因个人原因离职。3月31日,蘑菇街再次公告表示CFO吴婷辞职;同天,主业的电商直播业务负责人金婷婷(化名洛伊)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蘑菇街对此回应AI财经社表示,“洛伊离职是因为她要回上海创业,个人离职,跟裁员没有关系”。
疫情成为蘑菇街开源节流的主要原因,一位服装供应链相关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疫情导致服装类品牌春季销售遭受较大影响,目前一些服装品牌也已暂停了秋季新款的研发工作。
此外,在全球疫情爆发后,美股四次熔断,市场走弱。在此期间,在3月12日,蘑菇街发布了2020财年Q3财报,显示Q3总营收2.695亿元,同比下滑26.6%;净亏损达16.34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为4220万元,同比扩大37.7倍。财报公布后,蘑菇街股价即下跌了30%。

作为美股上市企业,蘑菇街股价已从1月底的2.12美元跌至如今的1.04美元,蘑菇街总市值仅1.10亿美元。
视直播电商为救命稻草,但走势并不乐观
无论目前的股价、营收还是业务进展,蘑菇街都不乐观。
2011年,主打女性时尚内容导购模式的蘑菇街上线。用户在蘑菇街选中相关商品后可直接跳转至淘宝,蘑菇街从中赚取倒流返利分成。
2013年,淘宝封杀返利网站,蘑菇街即转型电商平台。2016年1月,蘑菇街与同样以返利起家的美丽说合并成立美丽联合集团,估值达30亿美元,蘑菇街联合创始人陈琪任联合集团CEO。按照2015年双方的数据,两家公司的合并营收为200亿元。
2018年11月,合并后的蘑菇街正式IPO,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8%。在微信九宫格内,蘑菇街曾经占有一席。此外,蘑菇街还曾与同为腾讯系的京东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微选,专注微信社交电商生态。
即便占有腾讯的资源优势,但上市的蘑菇街依旧走起了下坡路。蘑菇街营收主要分三部分,为营销服务、平台佣金抽成和其他收入。2018财年,蘑菇街营收9.73亿美元,同比下滑12.3%,当年的收入构成中,营销服务收入占比49%,活跃买家数为3300万,较上一年增长已经停滞。


此后,蘑菇街营销服务收入占比持续下降,直播成了蘑菇街的“新救命稻草”。值得一提的是,在聚焦电商直播后,蘑菇街的收入构成发生了变化,其中佣金收入占比提升至52.4%,营销服务收入占比缩减至26.9%。
但是,无论是从外部环境,还是蘑菇街自身看,直播电商也饿无似乎都不具优势。
从2016年推出直播电商业务,到2019年宣布“all in”、推出直播双百计划,招募红人主播、机构的蘑菇街,面临用户流量下滑、热度递减的现状,无法与淘宝、京东等比拼。2019年,蘑菇街的活跃买家数量为2660万人,较上年同期下滑了22.9%。
而在被看作是直播电商元年的2019年,除蘑菇街外,拼多多等多个电商平台加入角逐,而以短视频直播业务起家的抖音和快手也不断加码直播电商业务。蘑菇街押注的直播电商业务,在2019财年Q3也突显出了疲态。随着负责人洛伊的离职,未来走向尚不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