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他从养鸡大户到网红老板

2020-03-20 12:33 浏览量:

他从养鸡大户到网红老板

继手撕员工“降薪”联名信后,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又亲自上演了一场预算只有“200元”的“土味儿”发布会。
 
3月18日,老乡鸡通过一段“接地气”的视频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自己的2020年战略,宣布今年将加速全国市场布局,直营店总数将突破1000家,并将对其干净卫生战略进行全面升级。
 
具体到市场布局上,束从轩表示,“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我们今年都不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等,全国请等我来。”
 
此外,束从轩还称,今年预计增加招聘5000人。同时,为了满足品牌快速发展的要求,老乡鸡即日起正式向全国发布店铺寻租需求。
 
 
(老乡鸡2020战略发布会视频截图)
 
老母鸡变“金凤凰”
 
“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要千方百计地确保你们有饭吃、有班上。”2月8日,老乡鸡一段“董事长手撕员工降薪联名信”的视频成功让束从轩这位创始人一句蹿红,圈粉无数。
 
束从轩表示,今年春节是个“劫”,保守估计老乡鸡在疫情期间的损失有5亿元,虽然如此,但顾客和员工的安全更重要,5亿元的损失不足为惜,要向一线医护人员致敬。
 
同大多数企业家一样,这位新晋网红企业家也曾有过一段传奇的创业经历。
 
1982年,时年20岁的束从轩从部队复员回到老家肥西,用父母给他准备的结婚钱买了1000只老母鸡,开起了养鸡场。
 
在20多年的发展后,束从轩的养鸡场成了安徽当地数一数二的养鸡企业,他开始尝试如何进一步延申产业链条,结果却并不理想。直至1999年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参加了一个关于快餐的经营培训,第一次了解到肯德基、麦当劳的营业模式,决定进军快餐行业。
 
在用了两年多时间研发菜品,杀了快1000只鸡后,老乡鸡的招牌老母鸡汤终于研发成功。2003年,第一家“肥西老母鸡”(老乡鸡前身)正式诞生,主打鸡肉米饭中式快餐,鸡汤炖品成为特色。
 
借用了“从肥东到肥西,买了一只老母鸡”这句顺口溜的肥西老母鸡很快就一炮打响。乘此机会,束从轩又一口气在合肥开了10多家店,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到2012年,肥西老母鸡的门店数量已经将近100家。
 
 
(图源:老乡鸡官网)
 
也是这个时候,束从轩开始考虑企业转型,花了400多万聘请特劳特公司协助其重新进行品牌定位,而当时老乡鸡一年的盈利也不过600多万。
 
然而,400多万换来的却是一句“改名字”,脑海里进行几轮激烈斗争后,束从轩最终决定破釜沉舟,彻底改名。2012年,“肥西老母鸡”一夜之间变了“老乡鸡”。这次换品牌,老乡鸡一共花了两千多万。
 
事实证明,更换品牌名是一个正确的决策。2012年,老乡鸡不仅赚回了两千万,其利润更是达到了2011年的2.5倍。之后,更是步入了高速发展的道路,到2016年,老乡鸡在安徽的门店已经达到了400家,规模是所有洋快餐之和的三倍。
 
也是这一年,束从轩决定走出安徽省,向外拓张,成功入驻南京和武汉两大城市。2018年初,老乡鸡又迎来了自己的首轮融资——加华资本2亿元的投资。
 
借助资本力量,老乡鸡进一步加速裂变。2018年7月,老乡鸡收购武汉永和;2019年10月,老乡鸡在上海举行全国战略发布会,宣布进军上海市场,同时深度布局南京、武汉两大市场,并预计3年内直营店数量突破1500家,5年内实现100亿元的销售规模。
 
同月,老乡鸡荣登“2018年度中国快餐企业70强”第4名,位列中式快餐榜首。
 
截至目前,老乡鸡全国直营店已经有800家,累计服务顾客6亿人次,日均进店40多万人。其中,安徽有592家,南京105家,武汉101家,上海8家。而在业绩上,据了解,2018年,老乡鸡的营业额已经达到22亿元,实现净利润1.5亿元,经过多年发展的老母鸡终成“金凤凰”。
 
 
疫情机遇下的快速扩张
 
一场疫情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困难的另一面往往隐藏着机遇。
 
爬手食品创始人王亚军对AI财经社表示,一方面,经过这场洗牌,一些企业被淘汰,一些好的商圈和位置也会被随之被洗出来。另一方面,这个时间段的的扩张成本相对来说要比原来低很多,“市场在洗牌,市场在淘汰,品牌在洗牌,品牌在淘汰,就给一些有资金和扩张能力的企业提供了一个快速扩张的好机会”。
 
而老乡鸡目前已经获得了共计10亿元的银行授信及战略投资,复工人数也已经超过90%,营业额恢复六成。由此,其选择在这个时候加速进军全国也就不难理解。
 
王亚军分析称,“其一,老乡鸡的整个供应链体系非常健全,只要资金具备,开一家店比较容易;其二,老乡鸡门店的团队储备管理较为健全,复制能力高。其三,则是因为相比一家店一百万左右的开店成本,获得了10亿元资金的老乡鸡并不缺钱。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因为疫情之下提供了新的市场机会,对于资金实力充足的企业来说,非常适合扩张”。
 
 
(图源:老乡鸡官网)
 
不过,相比于肯德基、麦当劳等遍地开花的西式快餐品牌,中式快餐企业目前多为区域性品牌,一如华北地区的和合谷、南城香,西南的乡村基,华南的真功夫。而对中式快餐企业来说,要想打破区域格局进军全国,一直以来都存在着较大难度。
 
首先是供应链问题。王亚军表示,对应不同城市的店铺规模,所需的供应链体系是不一样的。当店铺规模扩张到一定程度,就需要有中转中心,甚至一个新的的加工生产体系,“因为快餐的核心是快,这就要求整个供应链和门店的服务效率要高”。
 
另一方面则是消费者口味的问题,产品是否能够迎合本地消费者的饮食习惯和需求。“这可能会是中式快餐企业在扩张过程中面临的最大考验”,王亚军表示。
 
束从轩也曾在采访中谈到,中式快餐进军全国并非易事,人才团队、后台信息化建设、完善的跨区域物流体系和本土化口味等因素缺一不可。
 
而在竞争对手上,以老乡鸡目前计划主攻的城市来看,除了麦当劳、肯德基等西式快餐品牌,北京还有和合谷、吉野家,上海有味千拉面、永和大王,广东则有真功夫。
 
以北京为例,和合谷主攻北京、天津等地区,在北京有100多家门店;吉野家则主打牛肉饭,在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全国多个城市都开设有门店,仅北京就有300多家。而真功夫作为最早实现全国连锁发展的中式快餐企业,在2018年被老乡鸡反超以前,曾常年居于中式快餐品牌榜首,目前在全国几乎所有省份都开设有分店。
 
不过,王亚军认为,餐饮行业不像别的行业一样,你干了我就不能干,因为餐饮业的需求量是足够的大的,“只是说这种竞争会更多体现在选址差异化和产品差异化两方面,以此来满足不同的消费群体”。
 
“针对这一特点,我觉得老乡鸡未来主要需要下功夫的就是全国不同地域的产品差异化,以北京为例,如何去与和合谷、南城香、真功夫等品牌的产品形成明显的差异化是最为重要的问题”,王亚军告诉AI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