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北京文化2019年巨亏24亿

2020-02-12 13:56 浏览量:

北京文化2019年巨亏24亿

1

文科投资,是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如果转让成功,这意味着,北京市的国资平台将正式入股北京文化,华力控股将不再是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
 
《战狼2》《流浪地球》《封神三部曲》……在电影市场上风生水起的上市公司北京文化,正在经历一次重要的蜕变。
 
2月11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拟转让15.16%的股份,给文科投资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或指定的第三方。文科投资,是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如果转让成功,这意味着,北京市的国资平台将正式入股北京文化,华力控股将不再是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
 
迎来国资“救兵”之前,北京文化面临的压力人所共知——2019年巨亏24.5亿,一次亏掉了8个《流浪地球》给公司带来的收益;电视剧团队解散,公司商誉减值14亿元,并且计提了4.4亿的坏账。
 
1
 
最重要的是,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深陷股权质押泥淖,持有的北京文化股权已经全部被冻结。在这次的收购意向中,文科投资提出承诺,即便收购难以在短期内达成,也愿意“提供一定资金”,“帮助度过债务危机”。
 
过去一年中,国资低价入股影视上市公司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从慈文传媒开始,已经有唐德影视、中南文化、当代东方、鹿港文化等7家上市公司获得了各地国有资本的注资。
 
此次交易前,北京文化的市值不足70亿元,若能入股成功,意味着北京市文投集团仅用了10亿元左右的资金,控制了国内影视行业最好的上市公司之一,算是一次“低价抄底”的双赢。
 
2
 
北京文化大股东即将易主
 
北京文化此次易主,在各大论坛其实是早有预兆的。
 
由于今年春节档出现了黑天鹅事件,导致所有影片全部撤档,院线及影视公司都损失惨重,让原本就萧条的影视行业雪上加霜。但北京文化的股价近一周却连续上涨。
 
3
 
论坛有不少股民都在讨论,“这都涨停,难以理解。”“业绩下滑还能拉拉升主力,牛”“这股票还有资金流入啊,我怎么这么不懂呢?”
 
4
 
直到今天大股东转让股权的消息公告,才得以解释北京文化预计亏损24亿的情况下,股票还一直上涨的原因。
 
今日,北京文化股价为9.75元,北京文科投资受让北京华力控股1.09亿股,相当于以10亿的价格,持有北京文化15.16%的股权。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华力控股不再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原二股东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仍持有北京文化15.6%的股份。未来谁将是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届时将根据收购方实际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确定。
 
我们先来看看此次资本运作的主角之一:北京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由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资租赁公司(以下称北京文科租赁)全资持股,背后的大股东其实是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北京市文资办)。而该公司法人代表蓝陶勇则是北京市文投集团子公司文科租赁公司董事长。2014年,蓝陶勇还曾经担任过北京市文资办投融资处处长。
 
5
 
北京文科租赁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造成的文化企业融资难题,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文资办的指导下2014年成立的,国内第一家以文化资产融资租赁为主业的融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21.9亿。
 
在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官网上显示,截止2017年3月,文科租赁已为175家文化企业提供了以影视剧版权、著作权、专利权等为租赁物的融资服务,融资额达25.8亿元。
 
其中包括,《奔跑吧兄弟》、《闪亮的爸爸》等电视节目制作方大业创智互动传媒公司,《陈情令》的片方贵州新湃传媒公司,北京英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拥有知名导演管虎、高群书等核心成员的风山渐文化传播公司。
 
此次资本运作的另一位主角,华力控股集团同样是光环熠熠。
 
2010年7月,华力控股与北京旅游开始接触并达成意向。那时候,北京文化还是北京京西旅游,还没有开展影视业务;2011年4月,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成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6.67%。华力控股董事长丁明山成为北京文化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时任门头沟区担任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
 
丁明山是湖北应城人,其控制的华力控股版图涉及地产、医疗、矿产等多个领域,项目包括北京望京果岭里住宅区、南昌财富广场、南京康桥水岸、昆明滇池印象、三亚凤凰国际水城等。
 
外界对丁明山更多的认知是,他是地产大亨王健林的好友。丁明山不仅是万达商业地产及万达电影的自然人股东,华力控股还通过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间接持有万达影视的股份。
 
国资入股成为趋势
 
北京文化是一家优质影视资产公司。
 
2010年华力控股出资5.37亿收购北京旅游26.67%的股份。当时北京旅游连年亏损,债台高筑,市值仅有20亿。从2011年-2013年期间,北京旅游的收入也呈现不断下滑的趋势。
 
在此背景下,北京旅游决定向影视业转型,逐步剥离高度依赖政府订单的旅游及酒店业务。2014年北京旅游证券简称由北京旅游变更为北京文化。
 
此后,才有了它斥资25.2亿元购买世纪伙伴、浙江星河和拉萨群像三家公司100%的股权,以及宋歌入主北京文化的故事。
 
经过几年的发展,北京文化从12亿保底《心花路放》开始,在影视行业一路开挂,每年爆款影视作品几乎都有北京文化的名字,甚至还投资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几部注定要刷新中国电影史的影片。
 
《我不是药神》上映期间,北京文化的市值曾经超过100亿。即便到目前为止,北京文化的市值依然有70亿。目前,影视行业整体下行的环境下,北京文化今年应该是除了《哪吒》的出品方光线传媒以外,最优质的标的之一了。
 
此次,国资入股,也算是低价接盘。事实上,国资入股民营影视公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截止目前已经有8家公司。
 
这些影视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公司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比例较高,一旦公司项目不稳定,或者是遇到商誉减值等问题,都需要资金周转。
 
6
 
以上图中,中南文化为例。
 
这家公司是2014年,中南重工耗费10亿元收购唐国强、陈建斌、冯远征等演艺人所在的大唐辉煌后改名而来。此前,大唐辉煌投资制作及发行的作品有《鲜花朵朵》、《咱家那些事》、《女人心事》,并不属于家喻户晓的作品,公司也处于二线影视公司之列,中南重工是国内第一家工业金属管件行业上市公司,当时以10倍左右的PE收购大唐辉煌,在那时影视行业正值繁荣的环境下并不算贵。
 
而且收购完成后不到一个月,中南重工就宣布与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一同设立中南文化传媒基金有限公司,募集一支总规模不超30亿元的文化传媒产业并购基金,以此迅速将业务延展至文化传媒领域。
 
虽然收购转型之初,中南文化的成绩不错,还参与联合出品了《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等影片。但是2018年6月中南文化却突然出现跌停,又历经重组失败、高管离职、业绩下滑、身陷诉讼等事情,有超4亿元的债务未清偿,眼看名存实亡,而后被江阴政府救急,且中南文化将其中3.3亿元的债务转移至中南重工。目前,中南文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国资入股影视公司,通常是因为影视公司属于该地企业,比如杭州市政府下属的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入股华策、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园入股中南文化,国资入股,也有出于维护当地资本市场稳定、支持当地上市公司健康稳定及可持续经营的目的。
 
出于这些原因,在目前影视公司营收大不如前,估值不高的情况下,国资选择优质的民营影视公司作为标的入股的情况,想必还会出现。
 
提商誉14亿,坏账4.4亿,找到了症结
 
看完今天晚上的北京文化大股东易主的公告,再看前一天北京文化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一些疑团就都迎刃而解了。
 
深交所要求,北京文化对导致公司2019年亏损的3大原因,包括计提坏账4.4亿、存货跌价0.4亿、商誉减值13.7亿至14.7亿,进行更为详细的说明。
 
北京文化解释称,公司拟对世纪伙伴期末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计提减值准备4.4亿元,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电视剧业务所处市场状况。
 
市场环境方面,根据广电总局数据,2019年全国电视剧拍摄备案剧目905部,同比减少22.18%;获准发行剧目254部,同比减少21.36%。但电视剧行业内整体仍供大于求,库存积压严重,行业资金周转缓慢。
 
第二,公司主要客户信用变化情况、公司的信用政策。
 
基于谨慎性原则,北京文化将对世纪伙伴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分别计提坏账0.21亿、4.17亿,涉及多个影视剧项目,包括《爱我就别想太多》《澳门故事》《燃情父子》《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人皇纪》《谢家皇后》《天涯明月刀》等项目。
 
除了坏账,北京文化还对世纪伙伴2019年的存货计提跌价准备0.4亿元。
 
其中包括,世纪伙伴2016年与合作方共同开发的电视剧《江山不悔》形成存货。2019年11月,《江山不悔》相关协议终止,双方决定不再继续合作开发该项目,公司对开发形成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6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