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淮阳时庄遗址激发文化自觉

2020-07-15 09:57 浏览量:

淮阳时庄遗址激发文化自觉

  小暑时节,淮阳时庄村的老把式们忙完庄稼活后没闲着,他们还有一件大事要办:看“粮仓”!

  “粮仓”位于时庄村的正下方,看上去只是嵌在地里的几个大圆圈。这些大圆圈可不一般,从去年开始,省考古队的专家就在这儿忙活。“这是一处距今约4000年的龙山文化遗址,命名为‘时庄遗址’,初步判断是最早的古代粮仓。”有关专家说。

  专家的话让村民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个平时打粮、晒粮、储粮的地方,地底下居然有个养育先人的粮仓,年代竟还如此久远。

  从古至今,时庄所在的淮阳就是粮食主产区,这里不仅盛产粮食,也盛产关于粮食的故事。

  “4000年,比老包陈州放粮还早3000年呐!”村党支部书记时兴荣说。对古粮仓的研究,源自老时一次意外的“放弃”。

  一个渴望发展的传统农业村,千辛万苦拉来了总投资1.6亿元、年可创收1500多万元的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没成想在厂址勘探时发现了遗址。

  “粮仓”来了,项目停了,村民急眼了:“不就是一些黄土夯砌的高台吗,不顶吃也不顶用。放着大项目不干,是不是傻?”

  可随着遗址发掘进展,通过考古队的讲解,深埋在村民心底的文化传承意识渐渐觉醒:这个遗址不是简单的黄土,而是老祖先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是时庄人的根和魂。

  时庄人突然觉得:“以前咱种粮食是给国家作贡献,往后咱把‘粮仓’看好也是给国家作贡献。”

  想通了的庄稼人把遗址挖掘与保护当成了自己的事儿。省文物考古院副研究员、时庄

  发掘项目负责人曹艳朋很好奇:“从未见过如此支持考古的村,不论是占地还是砍树,没有一个人阻拦。”

  古粮仓成了时庄人的光荣,可把粮仓的事儿说清,没有文化可不行。“这一年多,大家闲了会翻翻考古书籍,没事就跑去工地瞅瞅。村里讲理的人多了,吵架的少了。”时兴荣说。

  邻村人现在都说时庄人可“拽”,走路的精气神儿都不一样。

  “可不,俺村有历史有文化,大家伙儿有的是‘豪横’的底气。”脚下是刚刚丰收的大地,心里揣着老祖宗留下的粮仓,时庄人的腰杆儿比啥时候都硬。

  “时庄遗址既是龙山文化也是粮仓文化,所蕴含的是咱对土地、粮食和粮仓天然的厚爱。”在时庄人看来,古粮仓过去装的是物质食粮,如今装的是精神食粮。围绕这笔文化财富做文章,将来一定能吃上致富饭,端上“金饭碗”。

  “全省文旅大会不是说,要以大遗址打造文旅品牌吗?”时兴荣说,村“两委”班子已经研究了,保护好时庄遗址,依托龙山文化,“咱村也要发展以文化遗产为主要内容的乡村文化旅游,不管是种粮,还是护粮仓,咱都是好把式!”(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赵恒)

  采访手记

  时庄,一个传统农业村的文化觉醒。

  当发展经济和保护文物起冲突时,时庄人虽然纠结过,但很快转变了观念。他们深知,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要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如今,时庄人像看护自家的庄稼地一样,精心守护着古粮仓。因为发现遗址,村民们心底的自豪与信心油然而生,耳濡目染之下,既提升了文化认知,精神面貌也随之改变,对村里今后的发展更是充满信心。

  农民的现代化,不仅仅是住进洋楼开上好车。思想现代化也是一种现代化,这就是护粮仓的时庄故事带给我们的启示。

  乡村名片

  时庄村是淮阳县四通镇的一个行政村,全村辖5个自然村,总户数513户,总人口2020人,人均年收入达到一万多元,去年与全县各村一起实现脱贫摘帽。1997年,时庄村推行土地返租承包,集中承包农民分散的土地进行集体化经营,创新发展高效农业、绿色农业,为全国农村土地经营提供了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