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成都产业生态圈价值凸显

2020-02-16 17:53 浏览量:

成都产业生态圈价值凸显

疫情已近一个月时间,企业盼望复工的声音愈加强烈。但在完成妥善防疫的需求之外,其所面对的物流、供应链等多方压力同样不容小觑。
 
2月12日,在成都蒲江县的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区,博世电动工具(成都)有限公司复工。这比原定1月31日的复工时间已经延迟了近两周。这段时间内,总经理杨启明已与总部会商多日,为复工制定了一套涉及物资供应、人员管控的完整防疫方案。就防疫而言,工厂中面临复工的超过100名员工不是小数目。
 
开工一天后,杨启明发现,更大的困难来自供应链。
 
“由于部分供应商复工日期未定,部分城市的交通运输管制,原材料供应链受到影响,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困难。”杨启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问题的妥善解决,事关工厂本月底恢复正常产能的计划。
 
记者注意到,围绕博世工厂发展并初具规模的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区,正在成为其生产的有力保障。在复工困扰下,一直以打造产业生态圈为目标的产业园,开始发挥重要作用。
 
供应链难题
 
杨启明告诉记者,这段时间内,工厂的应急小组,以天为单位追踪每一家供应商的状态。
 
工厂的生产需求十分急迫。按往年情况,每年一季度都是工厂生产的旺季。杨启明定下的目标是尽量到2月底实现工厂的正常产能,但现在,除了一部分完全恢复外,工厂内大多数生产线只达到正常产能的60%左右。
 
在防疫需求下,供应链的问题阻碍了制造业企业复工的步伐。记者此前询问业内人士了解到,难以同步复工影响到产业链每一个环节的企业,而物流的障碍进一步增加了复工的难度。尽管年后通常是货代企业消化春节期间订单的爆发时期,但有公司发现,今年同期新增的订单在下滑。
 
换句话说,如今,制造业分工已经非常细化,复工早已不是某个企业可以单独解决的问题。要恢复生产,就意味着要恢复整条产业链的生产。
 
以手机和面板行业为例,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无线智能手机战略服务总监隋倩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如果富士康工厂继续停工,iPhone在2020年一季度的出货量会同比下降13%。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也认为,零件供应商和ODM厂商恐怕难以恢复满额生产,哪怕少数原材料缺乏也可能会扰乱生产节奏。
 
解决供应链不同步的问题,最直接的解决方法是,比对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找齐对应的供应商。
 
对此,杨启明指出实际操作中的难度:供应商通常需要长时间开发,而且在非常情况下,企业也很难有精力开发新的供应商。
 
作为跨国大型制造企业,博世尚能在一定范围内再造原有供应体系。杨启明说,他们目前主要采取了两套措施:对于有此前合作过的替代供应商的供应环节,他们会进一步着替代供应商了解情况;而对于没有替代供应商的环节或分享技术的供应商,他们不得不了解对方复工的瓶颈在哪,并协助其尽快达到复工标准。
 
这甚至包括必要的物资援助。比如,据杨启明介绍,“我们会利用博世在海外的资源,帮助一些企业准备防疫物资。我们也会直接与其分享防疫措施。”
 
生态圈效应
 
杨启明还将目光投向工厂所在的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区。
 
自2014年获批挂牌以来,产业园与工厂的关系不断升温。据杨启明回忆,工厂的本地配套率从最初的接近于零到如今60%左右,预计今年底可能达到80%。其中,一半左右的本地配套企业都来自产业园内。
 
这与产业园的发展思路一脉相承——打造以装备制造业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根据媒体报道,以此为目标,产业园已引进了十余家博世配套企业,“初步形成了德资企业聚集发展态势”。
 
凯文·凯利在其经典著作《失控》提出,数量能带来本质性的差异,任何事物集聚之后将打开变革的塞子,涌现出漩涡效应。在非常时期,作为产业集聚发展的4.0模式,产业生态圈也显现出了更强的有机生命力。
 
一个例子是,统筹复工的做法,在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区的具体工作中得以体现。
 
据其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让园区企业尽快复工,产业园自大年初二开始讨论策略。他们将企业“分包到人”,每个产业园相关负责人负责跟踪若干家企业,一方面摸排其复工的防疫措施和人员信息,另一方面了解其在运输、资金、销售等方面的困难,给予针对性的帮助。
 
“一企一策”的工作方案被用于保障政策的落实当中。上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规上企业,从提出申请到批复最多两天就能办结,这其中就包括一些博世的配套企业。
 
产业功能区的打造亦开始发挥作用。由于防疫隔离需求,许多社区、酒店采取了人员管控措施。除协助企业员工完成相关申请外,产业园还将一些外地的管理人员引进园区的配套公寓中,解决酒店住宿的难题。
 
杨启明透露,在工厂复工时,产业园内的配套企业已基本实现了同步复工。产业园以及蒲江县、成都市相关部门也提供了相关帮助,解决更多本地配套企业的同步复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