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揭开汽车人才“中年危机”真相

2020-03-21 10:00 浏览量:

揭开汽车人才“中年危机”真相

【导语 :车企的裁员降薪,事关每个行业内从业人员的切身利益,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成为汽车行业的焦点新闻。2019年蔚来裁员10%目前来看只是前奏。一场席卷全国继而又扩展到海外的疫情,让各大主机厂难以招架。降薪或许只是裁员的前奏,而裁员又是重新洗牌的前奏。】
 




 
 
近日,江铃控股有限公司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江铃控股在当前停产停工期间,将所有员工的收入全面下调。文件称,执行副总裁以上收入下调比例40%,副总裁及其以下职位收入下调30%。而作为国内最大的车企集团,上汽集团旗下从整车到零部件公司,像大通、汇众、泛亚等也纷纷进行降薪,原本占据工资中不小比例的绩效工资大幅下滑,而传统的像服装费、书报费这样的福利都被砍去。
 
 
 
据悉,有汽车人才高地之称的泛亚今年被动离职率的要求将覆盖到管理岗位,而且3%的管理岗位的淘汰率也不算低。如果说上汽通用系统的泛亚都面临这样的压力,那就更不要说其他车企了,只不过或明或暗罢了。新势力造车企业威马也将取消数目不小年终奖,并将合同规定的13薪延后发放。至于融到资的蔚来,则在先前就祭出了将13薪转换为公司股票的形式。所有这些都只为了一个宗旨:节约现金流,活下去。
 
 
 
传统汽车行业人才风光不再
新势力车企本来是搅动国内汽车人才市场的最大不确定因素,彼时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从传统车企动辄两三倍工资挖人,让传统车企压力不小。但这个光景已经不复存在,即使没有这场疫情的冲击,经受退补与特斯拉冲击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也早已囊中羞涩。
 
 
 
从高瓴资本退出蔚来,安徽国资接盘就可以发现,在现在的全球动荡的局势下,资本会更加审慎进入造车领域。相反那些和地方GDP与税收挂钩的国资会成为主导新势力造车企业命运的决定性力量,这也就意味着在大城市落户的像蔚来这样的车企,不得不在合肥和安徽招募更多的当地人员,相应地,其在上海的人员也要被裁撤不少。被地方国资裹挟的新势力造车企业由此也将彻底丧失往日高薪挖人的实力与魅力。
 
 
 
持续动荡的新势力车企中的工程人员,也开始纷纷向传统车企回流。但自身业务也几乎滞涨的传统车企无法通过扩张自己的规模来消化大部分希望回流的人员,由此造车整个行业的人才供给过剩,这些都给了传统车企更大的降薪底气。
 
成本控制须从体系能力着手
对于主机厂来说,人力资源并不是公司花费的大头,更何况国内的工程师工资远远低于国外的同级别工程师。新车研发、市场推广、制造物流,都是动辄数以亿计甚至数以十亿计的投资,尤其是以汽车新四化为代表的巨额投入更是压得主机厂喘不过气来,这些才是公司支出的主要方面。但是这些项目都是刚性支出,要想既做成事,又能节约资本,就需要考验厂家们的智慧和能力了。
 
 
 
主机厂的盈利其实更多的是需要通过体系能力带来的成本上的优势来获得,降薪与裁员虽然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支出降低,但是长久来看其实收效不大。真正能够体现降本能力的是各大企业的体系能力:以大众为例,其通过开发MQB与MEB平台来大幅摊薄自己的研发与相关的模具成本,提升新车投放速度,来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而宝马在电动化时代,却主动放弃投资巨大的纯电动平台,在基于传统燃油车平台上开发出的i4拥有完全不输特斯拉Model 3的动力性指标;至于戴姆勒,更是拉来吉利,把smart这个烫手的山芋扔了出去;而福特和大众、FCA和PSA则通过合作甚至合并来发挥最大的协同效力。这些举措比国内主机厂降薪对于一家车企的长久发展来说,重要得多也有效得多,但这并不是每家企业能力上都能做得到的。 
 
 
 
汽车人才如何突破“中年危机”
各大厂家当然清楚,降薪与裁员,对于成本的节约效果非常有效。但大部分主机厂仍然在坚持不懈地进行裁员,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希望通过降薪或者裁员的方法来把一部分员工挤出公司,由此来挖按成企业的转型,因此在裁员降薪的同时,他们吸纳新鲜血液的脚步从来没有半刻停止过。因为企业转型,最关键的就是在于人才。
 
 
 
在智能互联领域,汽车需要从一个传统的出行工具,转变为一个重要的信息与数据的交互终端。这方面更是需要大量的软、硬件领域的工程师,从整车电气架构到控制器,之前过于依赖供应商支持的主机厂,都需要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像无人驾驶技术,没有一个主机厂心甘情愿把这个核心能力拱手让人。以目前主机厂都在开发自己的电气架构为例,未来将从每个零部件有一个自己的控制器过渡为根据功能划分的三、四个性能强大的控制器,这样整车在软件升级以及控制器资源利用最大化上都能得到最大便利。因而开发一个全新电气架构的意义远远不亚于开发一个全新整车平台,但可惜的是,主机厂现在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也鲜有这方面的项目经验。
 
 
 
点评
 
对于汽车行业的人员来说,学习新知识已迫在眉睫,让自己从传统的机械或者汽车领域,去熟悉与精通电气架构、软件开发、大数据分析以及人工智能相关的智能互联前瞻技术。这样即使面临企业裁员,仍可以游刃有余,甚至还可能成为各大车企争相抢夺的对象。虽然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但对于时下主机厂里已然接近中年的工程技术人员来说,要应付这般中年危机,唯有通过学习这华山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