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目前国产电动汽车“围攻”特斯拉

2020-02-08 15:16 浏览量:

目前国产电动汽车“围攻”特斯拉

 
作者:裕丰
 
出品:IT爆料汇
 
2019年是特斯拉被验证的一年,积蓄16年的品牌势能,通过一款平价车型(Model 3)年销售汽车达 36.75 万辆,比 2018 年增长50%。
 
受销售增长影响,2020开年以来斯拉汽车的股价一路大涨,截至美东时间2月4日收盘,盘中股价一度涨至968.9美元,特斯拉股价增速已超100%。
 
连续多日飙涨的特斯拉,虽然在2月5日股价出现下滑,但之后又保持增长态势,昨天最终收于748.96美元/股,市值1350亿美元。从市值上看,特斯拉仍然相当于大众集团和通用汽车的总和,特斯拉成为仅次于丰田(2007亿美元),全球第二大的汽车制造厂商。
 
与收获丰厚的特斯拉不同,去年国内电动汽车市场整体都非常低迷。
 
2019年一季度后,蔚来将年度销量目标调整为3万台,最终完成超2万台,而小鹏汽车制定的目标是4万台,官方公布的全年销量超1.6万台,完成度不到一半,威马汽车的销量与此相当。新造车公司的成绩也映射在行业表现里,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120.6万台,比2018年不增反降。
 
行业惨淡也让资本处于观望状态,原本计划在2019年完成300亿元融资的小鹏汽车,只宣布了一笔4亿元融资,而预计在6月完成C轮融资的拜腾,一度推迟至今年1月份。资金缺位的直接结果,是产品进度受阻,天际汽车的交付推迟至今年一季度,拜腾也延后半年从去年底到今年6月。按照各家此前公布计划,2019年本应是新造车公司的交付大年,但只有理想汽车实现了主力车型的个人交付,赶在了12月。
 
延迟交付并非最糟糕,一些节奏更慢、策略偏离主流轨道的项目已经遭遇生存压力,例如博郡汽车因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游侠汽车工厂也被曝出停工,只剩一名保安和一条狗在留守。
 
2019年国内的头部新造车公司虽然都经历了一些发展挫折,但也都逐步找到了自身的产品定位和竞争策略,例如小鹏汽车果断选择了智能化研发投入,效仿特斯拉,瞄准科技用户群体,而蔚来则用服务体系和社区理念支撑了高端定位,威马汽车继续专注性价比市场,并推出了威马直购销售方案。
 
可以预见,2020年的新造车行业会在特斯拉国产化的催化之下,抛弃2019年的温和求稳状态,变成征伐更加激烈、淘汰更为直接的一年。
 
1
 
特斯拉:完善智能化,继续降低成本
 
相比于国内电动汽车自主品牌,特斯拉的优势在于成本可以不断降低。
 
今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年产目标为15万辆,相比2019年的交付量(20565辆车),特斯拉还有 7.5倍的增长空间。随着产量大规模增加,将为特斯拉创造更多的降价空间。
 
其次,超级工厂也带来了更低的人工成本。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显示,上海超级工厂的人力成本,仅为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1/10左右。而根据特斯拉规划的10000名员工,仅人工节约的成本,就能将利润率提升至30%以上。
 
另一项成本优势来自于生产流程本身,自动化的使用以及新技术的更新。2019年特斯拉Q3财报显示,“相比于美国工厂,上海工厂Model 3生产线的生产成本(单位产能的资本支出)低了65%”。
 
除此之外,零部件的本地采购也带来了成本优势。目前,上海工厂使用的零部件有30%为本土采购,而在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变成100%。值得一提的是,进口零配件仍需缴纳关税。通过本土采购,零件的成本也为特斯拉降价提供了可能。
 
根据国内券商发布的报告,在完全采用国内供应链后,Model 3的价格或许能低至19.7万元。
 
据了解,威马品牌推出的第二台量产车,首发车型综合补贴后售价23.99万元;蔚来ES8补贴后价格在40万左右。特斯拉批量生产后,将给国内很多电动汽车品牌带来“毁灭式”的打击。
 
 
特斯拉不仅在成本方面具有优势,在智能化驾驶技术方面,特斯拉的成绩也最为耀眼。
 
2016年到2019年,特斯拉的智能驾驶发生过多次事故。一位自动驾驶从业人士表示,其原因是特斯拉的芯片算力不足导致的识别算法模型受限。
 
去年4月22日,特斯拉推出了耗时两年多自主研发的FSD芯片,被认为是特斯拉整个智能化转折的关键点。特斯拉汽车配备两颗FSD芯片,每秒可完成144万亿次计算,能同时处理每秒2300帧的图像,为特斯拉的智能驾驶提供了源动力。
 
 
(特斯拉FSD芯片)
 
特斯拉及时在2018年底推出了NoA(Navigate on Autopilot)功能,并在新的计算平台上被快速迭代,最终实现无需确认自动打灯变道能力,让特斯拉在2019年拥有了领先行业的Level 3级功能。2019年12月初的2019.40.2系统更新中,Autopilot新增了“相邻车道速度调整”功能,支持汽车根据道路上其他车辆的速度调整自身速度,使得NoA功能更加流畅。
 
特斯拉又在2019年第三季度推出了智能召唤功能,可以让用户在手机App上将车辆从停车场的任意车位召唤至指定位置,最大操作距离达到65米。此外,特斯拉AP系统还逐步加入了红绿灯、雪糕筒等环境元素的感知。
 
2019年10月的投资者电话会中,马斯克称最早有望在2019年底前向部分用户推送完整的自动驾驶功能,虽然这个时间表仍然要被推出,但是特斯拉的智能驾驶技术正在快速建立对实际道路环境元素的识别。
 
“软件技术一旦实现突破,可以随着规模扩大快速摊销。”一位汽车行业内的高管向记者表示。
 
特斯拉以技术驱动品牌,以品牌带动销量,以销量降低成本的模式基本已经走通成型。其给国内电动汽车自主品牌带来的可能是“降维打击”,甚至有观点认为特斯拉将“团灭”国内新势力玩家。
 
2
 
蔚来:资金短缺,商业模式备受质疑
 
2019年对于蔚来来说并不容易,虽然蔚来的销量是新造车公司中最多的,但是蔚来也是这些公司中最缺钱的。
 
因为资金短缺,蔚来为了能继续存活,曾多次做出裁员决定,并出售了FE车队。2019年4月,并宣布裁员70人;8月底,蔚来北美部门再度裁减62名员工。12月,位于美国圣何塞的蔚来北美总部裁员再次裁员141人。
 
2019年以来,蔚来汽车的团队规模已经从近万人缩减至7800人,裁员规模在2000人左右。
 
据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汽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价值为9.8亿元,即使是算上专用现金以及可能收回的短期投资,蔚来账面上的余额也仅为19.6亿元。雪上加霜的是,蔚来在今年2月初,还有一笔在美国发行的可转债票息需要支付,金额大概近亿元。
 
电动汽车制造行业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行业,之前有媒体报道,蔚来每天需要烧钱2400万,蔚来五年亏损了200亿。李斌之前也说过,“新能源汽车创业者,初始阶段没有200亿融资,不要尝试”
 
幸运的是蔚来有广汽集团的背书,最近刚刚宣告已经得到1亿美元融资,但一亿美元对于新能源造车企业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据蔚来透露,目前蔚来还在寻找其他新的融资。
 
从长期来看,资金短缺仍然是蔚来汽车面临的一个重要难题。
 
蔚来一直被标榜为中国的特斯拉,定价也向特斯拉看齐,蔚来ES8基准版补贴前起售价为价格44.8万元、 ES6基准版补贴前起售价35.8万元,而国产Model 3补贴前起售价为35.58万元,竞争之势不可避免。
 
 
(蔚来NIO es8)
 
但谁也不会否认,无论是从品牌影响力、性能以及技术水平上来看,蔚来跟特斯拉都不在一个层级。
 
更加重要的是,特斯拉还能借助国产的成本和规模生产的优势持续降价,而蔚来CEO李斌曾在公开演讲中曾表示,“蔚来不会降价,原因之一正是没有降价空间。”
 
不具有任何优势的蔚来,选择从服务作为突破口,有媒体表示“如果说,特斯拉的策略是以智能化技术支撑品牌,那么蔚来走的策略是以服务体系支撑用户。”
 
对此蔚来推出了三项服务:一是5年0首付购车的优惠政策,大幅降低购车门槛,挖掘潜在消费者;二是针对ES8和ES6两款车型首任车主,推出0元换电服务,大幅降低用车成本;三是斥巨资建立了许多NIO House及NIO Space,这些实体店承担用户体验和沟通的功能,蔚来将其定义为“属于蔚来用户和他的朋友们的生活空间”。
 
突然爆发的新型肺炎疫情显然加剧了蔚来的资金危局,今年蔚来的策略有所调整,蔚来暂缓了开设资金占比高、拓展速度慢的NIO House,转而快速拓展资金投入低,又可以短时间增加销售触点的NIO Space。
 
 
除了资金短缺和商业模式频繁变化之外,蔚来还受限于代工模式的限制。
 
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一直是行业争夺的焦点。然而从2016年以来,发改委颁发的17张资质里,始终未见主流新势力车企的名字。
 
蔚来、小鹏等车企,只能选择与代工厂合作。据悉,蔚来选择与江淮汽车合作,代工模式带来的问题是,汽车质量无法保证。
 
截止到2019年4月,蔚来已经发生了三次自燃事件。两个月后,蔚来蔚来召回了4803辆ES8。受此消息影响,蔚来7月份仅交付837辆电动车。
 
代工厂产能疲惫、质量难以保证,也成为悬在蔚来汽车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拥有自己的代工厂,几乎成了蔚来汽车的梦。
 
2019年3月,蔚来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将取消在上海嘉定建厂的计划,受限于造车资质,蔚来的自主造车的计划被搁浅。
 
而通过兼并工厂拿下造车资质,显然也不现实。最明显的例子是,理想汽车在2018年耗费了6.5亿元人民币拿下了力帆汽车100%的股权,才因此获得“造车资质”,对于资金短缺的蔚来来说,成本过高。
 
除了继续应对生存压力,2020年的蔚来还将面临更加严酷的效率战争。李斌在1月的内部信中表示:“2020年,我们要进入到高能效模式。低成本、高效率的卓越研发、卓越服务是我们2020年起的运营和管理主导思路。”
 
李斌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蔚来截至2019年底有7500名员工,较高峰时的9900人少了2000多人,同时用户在以每月10%的速度增长,蔚来要以更少的人力去服务超过6万名车主。如何更好的控制费用,同时要保证用户服务质量,将会是会是一个新的考验。
 
3
 
小鹏汽车:从性价比战略,转为智能化
 
小鹏汽车之前走性价比的战略,其产品补贴后价格为13.85万左右,有小鹏用户表示,30%的价格,可以买50%的特斯拉用户体验。
 
 
相比蔚来,小鹏汽车的资金储备更为从容一些。一位小鹏汽车高层的资方人士表示,小鹏汽车的现金储备可以支撑到2020年末。因此在赴美IPO的角逐中,小鹏汽车仍在观望。
 
相同的是,小鹏汽车与蔚来同样受到没有资质自主造车,只能找代工生产的限制。
 
据悉,小鹏汽车选择海马作为自己的代工厂,其带来的问题是产量无法得到保证。
 
2019年初,小鹏定下交付目标为4万辆,小鹏汽车给出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小鹏的交付数量只有1.2万辆,只有年初定下交付目标的30%。有电动汽车行业内部人士表示,其主要是原因是代工厂海马严重拖了小鹏的后腿。
 
在电动汽车行业里有一个观点,新能源汽车企业不能没有先进技术,也不能走低端性价比路线。其主要原因是,电动汽车的生产对于车身、底盘的要求一点都没有降低,传统汽车企业,在这些方面,已经积累多年经验,拥有成熟的零件供应体系。传统汽车企业进入电动车行业会比新势力汽车企业更有优势。
 
去年小鹏汽车对竞争策略进行了调整,选择朝着智能化的方向突破。
 
与2016年的特斯拉一样,小鹏汽车放弃与英特尔旗下的Mobileye合作,搭建了自己的感知算法团队,打算将自研自动驾驶进行到底。
 
目前小鹏汽车已经建设了一支370多人的自动驾驶软件团队,包括硅谷的超过百人的底层算法团队,此外,还有一支硬件配合团队。“我们的自研投入很大,为了软件自研,我们从大屏、电子电气架构、嵌入式、从总线到板卡,我们全涉及,硬件也会参与设计,因为要整车OTA。”何小鹏说。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表示,“如果智能电动车到达全球性的春天,控制力会很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
 
紧随特斯拉的打法的好处是,特斯拉的模式已经初步成型,但劣势在于,特斯拉超前的技术以及品牌优势,是小鹏汽车无以抗衡的。
 
小鹏汽车需要找到与特斯拉的差异化。因此,2020年小鹏汽车的一项核心任务显然是Level 3级自动驾驶落地,以此抓住应对国内路况更有优势的窗口期。
 
何小鹏也分享了小鹏汽车在2020年的关键目标,排在继续融资、广积粮之后的,就是“聚焦智能化”。虽然只有短短5个字,但可以预见,这项任务对于自主搭建技术团队的小鹏汽车的艰巨程度。
 
一位在汽车行业从业十余年的高管评论,“汽车会越来越像一个单纯的消费品,未来的一个关键竞争,是谁附加在汽车上的消费属性更多。特斯拉之所以一枝独秀,是其在新型能源动力的基础上,附加了完善的智能化体验。小鹏汽车选择往智能化方向发展,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4
 
威马扩展渠道,比亚迪主打安全性
 
威马被称作是汽车界的小米,主打低价和性价比,譬如威马EX5 300,在北京地区最低补贴后售价为9.9万,实际续航里程在 300 公里左右,与30万元级的国产Model3形成错位竞争。
 
 
威马的产品定位决定了,其主打三四线城市,并以销量为主。在门店设置和服务网络的布局方面,蔚来、小鹏和特斯拉都采取直营的模式,而威马以加盟为主,采用了新“4S”和“智行合伙人”的模式。
 
威马在线下建立了威马体验馆Space、威马用户中心Store、威马服务之家Station、威马E站Spot等功能性的店铺,同时还推行了加盟店的模式。
 
据威马官方网站数据,威马目前已经在全国开设了90家销售和服务网点。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才使得威马能够实现年销过万。
 
为了应对国产特斯拉的挑战,比亚迪不仅仅针对C端,在B端也有市场,譬如深圳的出租车就全部用的是比亚迪电动车、日本冲绳首支电动巴士车队都来自比亚迪。
 
除此之外,比亚迪之前还曾宣布将于202年3月推出刀片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该电池号称续航里程可达到600公里,寿命长达120万公里,在极端的环境下比普通电池安全等级高200倍。
 
很明显,比亚迪主打高续航与安全性,针对的就是国产特斯拉续航里程只有445公里以及消费者对自燃的担忧。
 
不过这项革命性技术受到外界很多质疑,比亚迪最终能不能实现,还有待观察。
 
关于特斯拉进入中国,有人表示,特斯拉将会带动中国电动汽车行业发展,就像当年的苹果手机在国内生产,带动中国手机行业快速发展一样;也有人表示特斯拉将会团灭国内电动汽车企业。2020年特斯拉究竟会给国内汽车行业带来什么变化?IT爆料汇将持续关注。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