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吉首米粉——这“嗦”不尽的美味

2020-04-17 10:41 浏览量:

吉首米粉——这“嗦”不尽的美味



  2002年参军入伍到湘西服役。之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一直没有离开过吉首。到今年,刚好是来湘西的第18个年头。多年定居此地,适应了这里的气候,听懂了这里的方言,也习惯了这里的饮食。


  老家在河北,家乡面食比较普遍,面条、镘头、水饺、烙饼等扑街遍地。是什么让我这个地道的北方人,爱上了正宗的吉首米粉呢?这得从新兵时的一次外出说起。
  新兵时部队驻地在团结西路铁路桥旁。因为一大早要下县中队检查通信线路,那天天刚蒙蒙亮,老王班长我们就出发了。军用皮卡出了营门,一个左转进了机电街。行了不到一百米,车子停在了一个粉店门口。


  店子是个老店,里面一灯如豆,昏暗蒙胧中已见三三两两赶早的人在吃粉了。老王班长对一个正在忙活的阿姨说“老板,三碗猪杂,加蛋!”老板个子不高,是个中年妇女,略胖。她头也没回,随声应到“好咧!” 我坐在长条木板凳上,只见老板左手抓了一把粉,用漏勺兜信,精准地投到滚开的水锅中,右手把着漏勺在开水中旋着,时而用一副长筷搅上几下,大约一分钟左右,她将烫熟的米粉放入木黄色敞口搪瓷碗中。滴了几滴酱油,舀了一小勺盐,浇上猪杂臊子,撒了一层蒜碎、一层葱沫。“辣子自己放啊!”说完头也不回地下第二碗粉。
  班长让我先吃。我少加了一些辣椒和醋后坐定。摆在我面前的这碗粉真好看,像是艺术品。纯白圆润的米粉上托着一层暗黄的猪杂臊子,银白的蒜碎、碧绿的葱沫、鲜红的辣椒,色彩鲜明,层次分明。混合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我连咽了几口水之后,实在看不下去,风卷残去般地一阵胡吞。酸、辣、咸等不同层次的味道持续地刺激着我的味蕾,转眼一碗粉连同汤汁就被扫了个净光。一碗粉下肚,额头已泌出汗珠,身上感到阵燥热,精神大振。从那时起,便与米粉结缘了,有外出的机会我都会到这家粉店打打牙祭。慢慢地,老板对我也熟悉了。
  转业之后单位离的远,就再也没到过这家粉店了。但那个阴冷潮湿的清晨,昏暗的粉店里那碗回味无穷的猪杂粉至今依然记忆深刻。
  前几天到机电街办事,早上特意到这家粉店吃粉。她家的店面已装修一新,门头上赫然挂着“张三米粉店”几个大字。店内灯光明亮,新添置的桌椅整洁卫生,盛放臊子的盆子一字排开,热气腾腾、香味喷鼻。一进门,粉店阿姨就认出了我,她把嘴上的口罩扯下一截,笑盈盈地对我说:“佬佬,好久没见了”。我说:“我已经不在部队干了,现在的工作单位离这里远,来得就少了”她说:“怪不得噢!”简单打了个招呼,她就忙和了起来。她还是那么热情,手脚还是那么利落。
  我又要了一碗猪杂粉,细细品味。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边吃边拨通了老王班长的电话:“老班长,复员这么年还好吧!什么来再来湘西讲一声啊!我尽地主之仪,请您吃粉!”“好嘞!”老班长清脆地应着。


  山有山的风骨,水有水的性格。一方水土,出产一方风物,米粉也各有各的味道。曾尝过多地米粉,但总有没吉首米粉来的泼辣、劲道和酸爽。可谓天下虽大,米粉却独爱此一处。
  吉首的米粉原料是非常有讲究的,是用本地产的富含富晒大米精细加工而成的,圆润爽滑、米香十足,营养与口感俱佳。臊子要用新鲜上好的肉炒制,这点来不得一点马虎。不同的师傅研制出不同味道的臊子,多年经验练就了师傅们高超的手艺,火侯、时间、佐料等等都把握地恰到好处,也打响了诸多粉店个性的招牌。比如桐油坪的牛肚粉、湘泉小巷里的花姐牛肉粉、六小门口顺英肉沫粉都是大名鼎鼎。木耳肉丝、肉沫、排骨、牛肚、猪杂等种类繁多的花样让人眼花缭乱。不过放心,总有一款适合你。
  吉首是湘西州首府,地处武陵山区,属于亚热带季风湿润性气候。受气候、地势的影响,催生了这里人们“酸、辣、咸、重”的口味特点。一日三餐辣子、酸菜随处可见。
77304
  吉首火车站旁边的二中巷内就有这么一家粉店,把米粉与酸菜完美融合在了一起。老板是一个上年纪的大娘,第一次到这家粉店时看见店里的餐桌上放有青椒、大蒜、酸菜、萝卜丁、秘制酸菜等多种配菜,让人爱不释口。她问我加不加酸菜。我说不加。她看了我一眼说:“佬佬,外地来的吧!我这酸菜独此一份,别人家想吃都吃不到嘞,就连吉首大学的外教老师每周都要来我这里嗦上一碗粉,就是冲着这酸菜来的”。说完,用一个长筷子,夹了满满一下,放到我的碗里。她说这菜是自家种的,这酸是自然发酵形成的。吃完后让我感叹自然风物与人精湛手艺结合的完美。酸的自然,酸的纯粹。
  出粉店时,门口已经停满了车,人们陆续地光顾此店。真是“菜酸不怕巷子深”。

  一个“嗦”字,把湖南人吃粉的姿态描述地动感、传神。无论你是上班的公务员、公司的白领、上学的学生还是做工的工人,到了粉馆,瞬间都被“打回原型”。走在吉首大街小巷,处处可见西装革履的白领,捧着一碗粉正“嗦”的起劲。浓妆艳抹、穿着入时的少女不顾形象地满足自己对美味的追求。为了上学赶时间,小同学手里捧着粉盒,边走边吃,嘴巴上汤汁都沾满了。
  “嗦粉”这门功夫,我早就掌握了。坐在粉店的条形桌旁,满满地一碗粉摆在你面前。虽然有点迫不及待,但第一口千万急不得,因为刚出锅的粉,烫得很。此时可以伸开筷子翻一翻、搅一搅、拌一拌。几个回合下来,臊子、蒜碎、香葱与米粉、汤汁已打成一片了。这时夹起满满一筷子米粉,挑起大约与鼻子同高时,猛地吹上两口之后,一古脑推入口中。并没有用牙齿去嚼,而是嘬住米粉的一头,轻轻吸气,筷子顺手一递,“嗦”的一声米粉直接吸入口中,圆滑的米粉经过喉咙,顺利地滑到你的胃里。最后,用舌尖在嘴巴周边打了圈,把嘴角上的汤汁也赶进嘴里。整个过程一口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剩下的汤汁也不能留,倒入口中,继续体会那酸辣爽滑,浓烈而不油腻的味道。
  若出差在外,没几天就会对吉首的米粉念念不忘。那一碗粉下肚,不仅是鲜美的味道,还饱含有更多情愫的滋味。是友情?是乡情?其实无论是北方的面还是北方的粉,都寄托着我对家乡的恩念。离开老家的时间越久,思乡之情就愈发的深刻。在第二故乡生活的越久,爱得也就更加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