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山东、广东、重庆放宽融资杠杆倍数

2020-02-28 15:37 浏览量:

山东、广东、重庆放宽融资杠杆倍数 

“疫情以来,广州多家小贷公司加大了对疫情防控相关领域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优先为从事医疗、生物制药、物流运输、餐饮旅游等行业提供低息、快速、便捷的融资服务。有的贷款产品利息比正常贷款利率下浮最高达40%。”广州小额贷款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志香说道。

疫情肆虐,除了银行等金融机构外,小贷公司也成为了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力量。进入2月,山东、重庆、广东等多地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相关通知称,疫情期间引导小额贷款公司支持实体经济,将适度放宽优秀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和融资渠道,山东、广东地区的融资杠杆最高可放宽至5倍。

事实上,资金渠道和融资杠杆受阻一直成为小贷公司快速发展的“软肋”。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政策松绑,对于小贷行业来说犹如一场“及时雨”,可谓“久旱逢甘霖”。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小贷公司都能享受这样的政策,监管部门会评估申请的小贷公司的资质,对于评级分数较高、各方面较为优质的企业申请通过率会高一些。也有业内人士担心疫情对小微企业影响较大,可能会进一步波及小贷公司的资产质量,逾期率不好估计。

松绑

2月17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引导小额贷款公司支持疫情防控做好实体经济金融服务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表示,支持小额贷款公司用好用足2.3倍融资杠杆,因支持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特殊需要的,经市金融监管局批准,可适当提高,放大疫情防控支持力度;分类指导小额贷款公司依法合规开展融资,各项融资拉通计算杠杆倍数。该《通知》有效期暂定为2020年6月末。

“我们觉得有这样的政策很好,公司现在是用2倍杠杆,也可能会在这段时间向监管申请提高,但是具体多少还要公司内部讨论,而且不确定是否能批下来,因为监管也要看小贷公司的资质等条件。”重庆一家小贷公司董事长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无独有偶,广东、山东等地也推出了类似的规定,适度放宽优秀小贷公司融资杠杆。2月13日,广东金融监管局等五部门发布的《加强中小企业金融服务支持疫情防控促进经济平稳发展的意见》指出,各项监管指标优良、积极参与疫情防控的小额贷款公司,经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批准,其融资余额可放宽至不超过净资产的5倍(也就是放宽至5倍杠杆),单户贷款余额上限上调为不超过注册资本的5%且不超过1000万元。其中,通过银行、小额再贷款公司及法人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方式融入资金的余额,放宽至不超过净资产2倍;通过在沪深交易场所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融资工具融入资金的余额,放宽至不超过净资产3倍,该文的有效期为自发布之日起六个月。

广州小额贷款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志香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此前,广东省小贷公司融资杠杆最高1倍,且只能从两家银行机构融资,新发布的政策中采取的是2倍非标准化融资+3倍标准化融资组合,且不限制融资银行机构家数。目前广州已有优质小贷公司获得监管部门审批,同意可以放贷到5倍杠杆。

2月21日,山东金融监管局也发布通知,将适度放宽优秀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至5倍;同时,将对小贷公司“单户贷款余额上限”部分监管指标,进行了调整和优化,例如 “单户贷款余额上限不超过净资产的5%且不超过1000万元”等,政策有效期同样为六个月。

“原有广东政策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小贷公司资本净额的5%且贷款余额上限为500万元,这经常不能满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政策放宽后可以让小贷公司更好服务中小微企业,对于小额贷款公司而言,是股东自有资金放贷,内部风控管理要做好,自己的责任自己承担。”刘志香称。

虽然重庆监管方对受疫情影响期间小贷公司的“不良贷款率”指标有了一些容忍度,上述重庆小贷公司董事长还是有一丝忧虑。他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疫情对小微企业影响较大,可能会进一步波及小贷公司的资产质量,逾期率目前还不好估计。

政策及时雨

近年来,金融机构信贷业务加速零售转型,但小贷行业是个例外,除了有互联网背景和流量支撑的少数小贷公司靠零售业务崛起外,绝大多数小贷公司尤其是地方性小贷公司,仍以对公业务为主,是普惠金融的重要补充力量。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疫情当下,银行业在金融抗疫中发挥着支柱作用,但我国小微企业数量众多,且很多无法达到银行贷款的申请门槛,市场中也一直不乏小微企业发出金融支持不足的声音,在此背景下,充分发挥小贷公司的区位优势和专业优势,具有重要价值。“小贷公司长期受限于资本杠杆要求,放贷能力有限,若要更好地在疫情中发挥作用,适当提高杠杆上限很有必要,能充分释放其贷款投放能力,助力更多小微企业渡过难关。预计未来会有更多地方推广类似放松政策。”薛洪言说。

根据央行发布2019年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 截至2019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680家,贷款余额9288亿元,前三季度减少257亿元。我国小额贷款业务和小额贷款公司在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形成了制约小额贷款发展的瓶颈。

资深银行人士麒鉴曾经撰文指出小额贷款行业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两方面,首先小贷公司的定位不明,小贷公司由各省市金融办进行审批和监管,但并没有纳入金融机构监管体系,小贷公司介乎于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之间,是以非金融机构的身份从事类金融机构业务;其次资金渠道和融资杠杆受阻成为小贷公司快速发展的“软肋”,小贷公司资金来源主要是资本金,不能吸引公众存款和融入资金,这种融资难的问题从小额贷款公司发展以来就成为阻碍其发展的重要因素。

此外,《关于小贷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规定,“在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这就使得大多数小贷公司很难从银行获得融资,导致了小贷公司资金规模偏小的现状。

为了打破这一瓶颈,重庆在2012年6月率先放开小贷公司融资杠杆率,将表内杠杆率放宽至2.3倍,并允许小贷公司通过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场所转让资产。此后,广东、海南、湖南等多个省市,也对小贷公司融资比例进行了修改。

“此次小贷公司的杠杆比例提高,能使小贷公司降低单位营运成本,可以获得较好的净资产收益率,有利于降低对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以及增加中小微企业的贷款供给。小贷公司要突破‘最后一公里’,其最大的障碍就是缺乏资金来源。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放宽了,杠杆提高了,将更有利于小贷公司高质量发展,也进一步解决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特别是对受疫情影响的小贷公司和中小微企业来说,无异于一场及时雨。”刘志香表示。

不过,她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并不是所有的小贷公司都能享受这样的政策,监管部门会评估申请的小贷公司的资质,对于评级分数较高、各方面较为优质的企业申请通过率会高一些。对于一些龙头小贷企业,经营规模比较大,资金额度用得差不多并且也有放大融资杠杆倍数需求的,申请审批同意机率是很大的;但有些企业如果额度也没有用完,规模不大、业务开展得也不怎么样,监管部门则原则上不予以同意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