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中国经济差距不在东西 而在南北

2020-02-24 10:24 浏览量:

中国经济差距不在东西 而在南北



 
 
  2020年,中国经济版图再迎巨变。 长期以来,以胡焕庸线为标志,中国东西经济呈现两极发展趋势,“东西差距”广为人知。
 
 
  然而,从2010年代开始,中西部经济加速上行,在全国经济版图中分量不断提升,“东西差距”已呈收缩态势。
 
  反观北方地区,尤其是东北地区,无论经济增速还是经济比重,均面临下行趋势。
 
  这一轮经济普查更是加剧了这一局面,南方普遍增水,北方地区普遍面临挤水分,南北差距再扩大。 可以说,中国区域经济差距,正在从“东西差距”变成“南北差距”,这将影响未来十年全国的省域经济格局。 01北方挤水,南方增水 去年,我国进行了第四次全国经济大普查。 这次普查,对2018年的GDP进行了修正。全国GDP增加了18972亿元,增幅为2.1%,达到了91.9万亿。 虽然经济蛋糕扩大了1.9万亿,但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缘享受。相反,部分省份甚至面临新一轮挤水分。 这是2018年各省GDP修订增减情况:
 
 
  不难看出,除北京、河南、新疆外,GDP上调的基本都属南方地区。而除广西、湖南外,下调的基本都是北方省份。
 
  其中,上调幅度最大的六个省份:
 
  安徽(+4004亿)、上海(+3331亿)、云南(+2999亿)、福建(+2883亿)、北京(+2786亿)、广东(+2666亿)。
 
  而北方地区则普遍面临挤水,其中下调最大的6个省份是:
 
  山东(-9820亿)、天津(-5446亿)、吉林(-3820亿)、河北(-3515亿)、黑龙江(-3515亿)、辽宁(-1804亿)。
 
  可以看出,北方地区除了北京、河南、新疆等之外,其他地区普遍面临挤水。而GDP修订减少最多的6个省份,全部都是北方省份,东北三省全部在列。 02经济增速:南方普遍高于北方 这是2019年各省市GDP排行:
 
 
  同样不难看出,GDP总量最高的10个省份中,只有山东、河南位于北方,其他都位于南方。(参阅《GDP首破10万亿!经济第一省再无悬念》)
 
  GDP总量最低的10个省份中,只有西藏、海南、贵州位于南方,而西藏、贵州严格说都应是西部,其他地区均位于北方。
 
  这是各省市2019年GDP实际增速排行:
 
 
  实际增速最高的6个省份:
 
  贵州(8.3%)、西藏(8.1%)、云南(8.1%)、江西(8.0%)、湖南、福建(7.6%)。
 
  实际增速最低的6个省份:
 
  吉林(3.0%)、黑龙江(4.2%)、天津(4.8%)、内蒙古(5.2%)、辽宁、山东(5.5%)。
 
  总体来看,在实际增速最高的10个省市里,只有河南位于北方,其他9个都位于南方。
 
  在实际增速最低的10个省市里,只有广西、上海、海南位于南方,其他7个都位于北方。 03经济重心南移,北方比重下降 全国经济重心南移,已是大势所趋。
 
  日前,《求是》发表重磅文章指出:
 
  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已初步走上高质量发展轨道,一些北方省份增长放缓,全国经济重心进一步南移。(参阅《这4个地区、10个城市被点名》)
 
  数据显示,北方经济比重从最高点的45.8%回落到2018年的38.5%。
 
  2012年,北方经济总量占全国45.8%,达到最高点。从2013年开始,这一比重逐渐下滑,到2018年仅有38.5%,下降4.3个百分点。
 
 
  东北地区更为明显。
 
  改革开放之初,1978年,东北以三个省的体量占全国经济比重高达13.98%,大连、沈阳、哈尔滨跻身全国GDP十强。
 
  当时,深圳还是小渔村,成都、苏州、杭州都在十名开外。
 
 
  然而,40年过去,东北经济占比下降到6.38%,相比最高点时下降一半。不用说十强,二十强中都难觅东北城市的身影。 04万亿GDP城市:北方仅有4城入围 相比于GDP总量,万亿GDP城市,更能看出区域经济的含金量。 2019年,佛山GDP破万亿,正式跻身全国万亿GDP俱乐部。至此,我国共有17个城市GDP破万亿。(参阅《第17个万亿GDP城市诞生,下一个是谁?》)
 
  这17个万亿GDP城市主要集中于南方,而北方仅有4个城市入围:北京、天津、青岛、郑州。
 
 
  在南方13个万亿GDP城市中,长三角占了6席(上海、苏州、杭州、南京、宁波、无锡),珠三角3席(深圳、广州、佛山),成渝城市群2席(重庆、成都),中南地区2个(武汉、长沙)。
 
  在这17个城市之外,还有7个城市有望在未来1-2年跻身万亿GDP俱乐部:济南、西安、泉州、南通、东莞、福州、合肥。 这7个城市,除了济南、西安位居北方之外,其他5个都是南方城市。 届时,中国内地万亿GDP俱乐部城市有望增加到24席,而北方将会扩充到18席,占比3/4,而北方仅为6席,占比1/4。 这无疑也是南北经济差距扩大的注脚之一。 05人口增量:孔雀仍在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这几年更为明显。 人口增量,是城市吸引力的关键信号。人往哪里去?哪些就是经济发展的热土。 这是2018年全国主要城市人口增量排行:
 
 
  在全国人口增量排行前十的城市中,只有西安和郑州属于北方城市。在人口增量排行前二十的城市里,只有西安、郑州、青岛、济南四个城市位于北方。
 
  在省份上也是如此。
 
 
  在2018年人口净流入排行前十的省市中,作为前三的广东、浙江、安徽都是南方省份,前十中只有陕西位于北方。
 
  而在人口净流出的后五个省市中,只有江西位于南方,其他都位于北方。 06从东西到南北,发生了什么? 南北差距为何不断扩大? 过去40年,中国城市格局至少发生了三轮大洗牌。
 
  第一轮洗牌,是重工业落幕与沿海开放性经济的崛起;第二轮洗牌,来自4万亿大投资与新经济的崛起;第三轮洗牌,来自中心城市、都市圈和城市群的驱动。
 
  这三轮大洗牌,分别造就了沿海城市、中西部省份以及强省会的崛起。 在改革开放之前,资源型城市举足轻重,而无论是煤炭资源还是石油资源,基本都集中于北方,这正是40多年前北方城市雄霸GDP榜单的原因所在。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加上中国加入WTO,东部沿海城市开始崛起。
 
  广东、江苏、浙江、福建等地得风气之先,率先进行制造业转型,跻身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经济呈现市场化和全球化特征,孔雀东南飞,成为一时之选。 最近几年,随着国力日强,以基建为特征的大投资覆盖全国,中西部地区获得更多财政转移,加上“八纵八横”高铁规划逐步落地,这些省份借此补上了交通与基建短板。
 
 
  如今,连偏居一隅的广西高铁总里程都位居全国前三,而在十万大山之中的贵州高速早已四通八达,基建投资加码,无疑快速拉动了西部地区的GDP。
 
  同时,随着人口红利消退,我国开始面临产业转型升级。
 
  以广东为代表的东南沿海省份,率先向高新产业进军,而坐拥劳动力优势的中西部人口大省,则承接了从沿海转型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因而工业增速不断飙升,经济由此水涨船高。
 
  07南北差距,路在何方?
 
  北方还能不能再追赶南方?
 
  北方经济面临的一大问题是,除了北京之外,多数北方省份的支柱产业都过重过于传统。
 
  在北方,重工业、传统工业和资源型产业的比重显著高于南方,而在互联网、生物医药、电子科技等高新产业领域落人一步,无法应对后人口红利时代的竞争格局。 此外,国家战略的转移、市场化程度的高低、民营经济的活跃程度、营商环境的优劣,在其中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过,形势有些新变化。
 
  如今,我国已确立七大国家战略:
 
  “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推进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未来,东北实现全面振兴,有望跻身其中。不久前的高层文章已经明确指出:“十四五”时期,东北振兴有新的战略性举措。
 
  这些战略并非仅仅着眼于南方,而是南北方协调发展,每个区域都有属于自己的重大国家战略。 虽说经济重心还会加速南移,但这未免不是北方部分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新一轮的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