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疫情爆发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可控

2020-02-22 13:56 浏览量:

疫情爆发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可控

根据相关研究,本文提出以下6点:
第一,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以下简称ACCEPT研究院)的模型预测,如政策应对得当,当前新冠病毒爆发对经济增速的负面冲击可控,总体影响有限。如疫情的实际影响在一季度末或者上半年末得到控制,从而实现全面复工,则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别为-0.17或-0.36个百分点,原定的全年经济发展目标能够实现。
第二,新冠病毒本身与SARS病毒大为不同,而两次疫情时期,我国经济增长所处阶段亦有所不同。此次抗击疫情过程中,全顺利地实现全面复工最为关键,比任何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为重要
第三,应推出防感染型经济活动的规范和标准,严防复工后疫情大面积反弹
第四,应明确只要在复工期间严格执行了疫情防控科学规范,由复工产生的新增病例不追究地方政府和企业责任,防止地方政府一心保疫情数据,无心复工
第五,梳理关键产业链,对关键及短缺环节进行产能兜底,以防止因关键企业不复工导致其他企业窝工
第六,应公布各年龄段和不同身体状况人员的死亡率等更加详细的数据,防止社会心理对于疫情过度恐惧
01
新冠病毒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以下简称ACCEPT研究院)模型预测,在政府对疫情应对得当(如2003年应对SARS,出台到位的疫情防控及经济稳定措施)的前提下,若新冠病毒疫情能够于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实现全面复工,那么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总体影响将为-0.17个百分点;若疫情持续到2020年第二、第三或第四季度,预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别为-0.36、-0.55和-0.77个百分点。此前ACCEPT研究院在疫情发生前公布的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测为6.1%,考虑新冠疫情的影响后,根据疫情结束的时间不同,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应在5.3%-5.9%之间
研究院认为,如果政策应对得当,当前的冠状病毒爆发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可控,总体影响有限,政府能够实现既定的政策目标。首先,尽管短期来看,和消费相关的各项指标的总量会明显下降,但增加值的下降不会十分严重;第二,不同于SARS疫情,新冠疫情发生在第一季度,恰为全年经济活动最少的时期;第三,近年来物流运输、电子商务和网络协同办公的发展,使得在防疫期间继续开展部分经济活动成为可能;第四,此次疫情过程中,政府在经济运行方面应对措施的出台较SARS疫情明显前移。综上所述,相较于2003年的SARS病毒,2020年的新冠病毒对经济的影响部分程度减小。但同时需要注意,SARS疫情发生时我国经济正处于上升期、经济加入全球化的加速期,而此次疫情发生时我国经济则处于下行趋稳期、全球化逆流的复杂期,因此,在战胜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关键之关键就是要安全顺利地实现全面复工,这比任何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为重要
新冠病毒有两个主要特点:第一,具有较强的传染性和隐蔽性。研究人员发现,该病毒的R0(人际传播指数)为2.2(95%置信区间:1.4至3.9)。相比之下,SARS的R0约为3,而HIV的R0约为2至5。新冠病毒还拥有较短的倍增时间,每6.4天感染病例数就会增加一倍。与之相比,SARS的倍增时间为14.2天,是新冠病毒的两倍多。与此同时,病毒潜伏期相对非常长,因此要有疫情长期存在和反复的思想准备。第二,新冠病毒致命性不及其他严重流行病。目前它的死亡率为2-3%,且死者多数是老年人或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相比之下,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分别为9.6%和34.5%。而一般流感的死亡率更低,约为0.1%,但影响面更广。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全世界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约为25万至50万人。
根据以上分析,与SARS相比,新冠病毒疫情的特点很可能是弱而不死,死灰常在,难以彻底消失,但其实际杀伤力会得到有效控制。有效疫苗需要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才能研发成功、投放市场。因此,寄希望于比较快的出现零新增感染的情况不太现实。
研究院在以下三种情况下预测了此次疫情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
,疫情实际影响在2020 第一季度末基本得到控制,湖北省以外实现全面复工。
,疫情实际影响在2020年6月底得到基本控制,全国实现全面复工。
,疫情实际影响在2020年年底得到控制,最终实现全面复工。
以2003年在政府积极应对措施下SARS疫情的影响为基准,预测新冠病毒爆发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图1是2001-2007年的GDP增速,仅从该数据很难发现SARS爆发的影响,这表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短期的。为了观察这类短期影响,我们使用了2003年的季度数据,图2显示了2003年第二季度(SARS爆发最严重时期)不同行业行业的季度同比增速的相对变化,发现不同行业所受的影响存在很大差异: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更为严重,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增速降幅最大(从2003年第一季度的7.7%降至2003年第二季度的2.3%),住宿和餐饮业所受的影响次之(从11%降至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