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在线教育的市场监管政策趋严

2020-03-27 11:58 浏览量:

在线教育的市场监管政策趋严



  因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火爆,但背后却问题频出。专家表示,近两年,国家相关部门密集出台对在线教育的监管政策,传递出监管趋严的信号,企业也应当尽早树立合规合法意识。

  疫情之下,全国各地学校尚未开学,各地学校仍在践行“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网课模式,已持续月余时间。

  这期间,除了各地学校老师当起主播、网上授课引全民关注之外,在线教育市场也迎来前所未有的火爆。

  在线教育火热的当下,一是老牌在线教育企业开展“免费课”营销大战来抢占流量市场;二是互联网巨头加入战局,多家平台联合教育机构打造免费直播课堂;三是为维护原有生源,不少线下机构借助第三方平台,被迫向线上转型。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技术层面已经不存在问题。此次疫情期间,鱼龙混杂的市场,如何保证线上教学质量、保障学生和家长的权益,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也因此,在资质准入、教师资质、教学内容等方面的合法合规,不仅是当下在线教育机构需要妥善面对的问题,也给监管层面带来考验。

  在线教育火爆背后问题频出

  疫情期间,国内互联网巨头在线教育市场异常活跃。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App”成为在线教育人气最高的软件之一。依托阿里巴巴强大技术,“钉钉”的“在家上课”计划覆盖在线授课、在线提交批改作业、在线考试等应用场景。“字节跳动”则联合50家教育机构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上课服务。“新东方”“好未来”等老牌教培机构也推出免费的大班直播课程和录播课程。

  而根据“企查查”公开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从事网络教育相关企业新增4238家,截至今年3月5日,我国已经有近23万家企业从事网络教育的相关业务。

  但市场火爆背后,问题频出。对在线教育,家长最看重的是教学质量问题,与教学质量直接挂钩的,便是在线教育教师的资质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北京市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介绍,教育部、公安部、工信部等6部门在去年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规定,在线教育机构需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培训人员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等信息。

  但记者登录作业帮直播课、学而思网校、VIPKID英语等在线教育App,发现在小学、中学等学科类课程的教师资质上,仍存在不少问题,有的教师资质显示待更新,有的教师介绍页面没有教师资质介绍,有的只显示已通过教师资格证考试笔试,还有不能查看教师资质的问题。

  在授课内容方面,各个平台质量也一直良莠不齐。前不久,据红星新闻报道,有直播平台的网课老师在上课前补妆、上课间隙自称“行走的春药”,直播平台的界面显著位置还设置了“送礼”按钮,这样的招数让家长愤怒。

  除此之外,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在线教育类App合规性也存在不少问题。根据“App个人信息举报”微信公众号消息,2020年1月以来,“App个人信息举报平台”共计接收到2000余条举报信息,关于疫情期间线上工具收集个人信息的举报信息300余条,占比15%,涉及40余款App。40余款App中网课等在线教育类数量占比超过了80%。

  这其中,没有公开隐私政策等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或者公开的政策不够透明、无法注销账号等成为在线教育类App的共性问题。

  对在线教育监管持续增强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何周告诉记者,近年来,国家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在规范在线教育的同时,也向市场传递出在线教育监管将持续增强的信号。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尤其在2019年,相关监管部门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线上线下同步监管的趋势明显。并且,教育部门、网信部门、工信部门、公安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等多部门都介入到在线教育的监管中。

  除了上述教育部等6部门发布的《意见》外,对教育类App等在线教育的具体监管,还包括教育部等部门发布的《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下称《通知》)及《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这些文件对在线教育的师资、教学内容、信息安全、经营规范、审查备案等方面都做出了规定。

  比如在师资要求上,根据《意见》,除了要求国内师资信息公示,外籍教师的学习、工作和教学经历也要公示,还要求平台要有招聘、审查和管理制度,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学科类教育人员要求有教师资格证等一系列要求。

  在对教学内容的监管方面,《意见》与《通知》都作出要求,规定线上教育应不含非法内容、不含无关学习内容、禁非法出版物,要杜绝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及链接,杜绝利用抄作业、搞题海、公布成绩排名等应试教育手段增加学生课业负担。

  在市场准入方面,对进入校园的App受到重点监管,《通知》要求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的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凡未经备案审查的学习类App一律禁止在校园内使用,也不得在课外统一组织或要求、推荐学生使用未经备案审查的学习类App。

  除此之外,对在线教育企业的网络与信息管理方面的规定,则散见于网络安全法,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等相关法律法规中。

  尽管如上所述,国家对在线教育监管政策趋严,但目前,不少专家表示,在线教育企业的准入门槛尚不清晰,缺乏统一的资质要求。

  但针对当下在线教育市场的现状,何周认为,对市场上资质不合格的机构,不应采取一刀切的取缔政策,而应根据其不合格的情形具体治理,能整改的尽量要求整改,无法整改或拒绝整改的,依法取缔。“政策监管应兼顾合法性与鼓励在线教育创新的要求,在满足基本合规要求的情况下,把选择权交给市场和消费者。”

  在线教育从业者

  要树立合规意识

  在何周看来,教育涉及意识形态,属于强监管领域,在线教育也不例外。所以,当下在线教育从业者应尽早树立合规意识。

  何周表示,在线教育是互联网与教育的深度融合,与线下教育的合规有诸多不同之处。线下教育要具有办学许可证,在线教育目前尚没有统一要求,但合规要求并不低。首先,在线教育机构需满足互联网经营许可的合规,如ICP备案、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等。其次,在线教育属于电子商务法规范意义上的电子商务,需要遵守电子商务合规的要求,如网络信息安全与隐私保护合规、教育培训广告合规、日常经营合规等。最后,在线教育不仅要遵守国家对于教育的一般性法律规范,还要遵守国家对在线教育的特殊规范要求。如《校外线上培训意见》中关于校外线上培训的规定,《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中关于教育类App的规定等。

  对于家长重点关心的教学内容与教学质量方面,赵占领介绍,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教学内容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基本上是由在线教育平台根据自身经营管理的经验,自行制定标准。

  “通常而言,在线教育企业至少会在几个方面保证教学质量,一是对师资的选择时确立比较严格的标准,并对老师进行培训;二是制定统一的教材,提高教材的质量;三是对授课过程进行监督,包括对授课过程进行录像;四是通过学员、家长及其他途径对老师授课水平和效果进行考评。”赵占领说。

  何周则表示,目前,我国已经建立在线教育课程的国家标准(GB/T36642-2018),虽然是推荐性标准,不具有强制性,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线教育机构可参考上述标准制作课程。

  在对师资的审查和管理方面,何周表示,在线教育机构要按照《通知》《意见》等文件的已有规定进行合规自查。“对于国内师资,在线教育机构应重点审查教师资格证;对于外籍师资,机构应做背景调查。国内师资的审查与监管已经有一套比较完善的体系,目前要加强的是对外籍教师的审查与监管。”

  何周还建议,根据国际经验及国内地方政府的实践经验,应当尽快在国家层面建立统一的外籍教师资质标准,完善外籍教师的聘任程序和管理制度。首先,应当建立外籍教师公共就业平台,将来华就业的外籍教师全部纳入平台数据库。其次,应当建立外籍教师聘用与从业资质标准,根据不同教育机构的实际需求设置不同的就业标准,明确外籍教师聘用的程序。再次,应当积极发展外教资质认证机构,对外籍教师的相关资质进行认证。最后,应当建立统一的外籍教师资质信息数据库,方便公众查询外籍教师真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