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在线教育创业,告别了黄金时代

2020-03-24 15:23 浏览量:

在线教育创业,告别了黄金时代


以2014年为元年的在线教育,在今年进入了第六个春秋。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口号下成长起来的创始人,有许多已成为今天的行业元老;学科辅导也不再是教育创业的天下,素质教育、职教等成为“新物种”。
 
 
 
不能否认,市场需求旺盛、前景广阔,这个巨大风口仍让众多创业者垂涎。
 
 
 
但在线教育的创业环境却没有过去这般友好:
 
 
 
入局者众多,个别领域已成红海;线上监管趋严,野蛮生长被按下暂停键;流量见顶,烧钱获客负担重;寡头之争浮现,初创公司难以做大;加上经济下行,融资拿钱进入寒冬……
 
 
 
在过去的2019年,这样的趋势更为明显。头部企业豪掷几十亿展开暑期招生大战,再次拉高行业获客成本。而暴雷、跑路、做假的新闻,也接二连三砸到中小企业的头上。
 
 
 
《2019年度在线教育行业大数据报告》显示,在线教育领域投资仍以早期为主,2018年A轮以后的中后期轮次占比31%,2019年截至10月中后期轮次占比35%。相比2018年,整个行业融资轮次已出现后移趋势。
 
 
 
无论是政策风向、行业竞争,还是资本环境,似乎都在释放一个信号:教育创业更难了。
 
 
 
在线教育创业的狂奔
 
 
 
“在线教育”,是2014年最火爆的词。
 
 
 
新东方等传统线下教育行业,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后,开始进入了增长的瓶颈期。受到O2O的大潮影响,教育从线下到线上势头难挡。多种因素下,在线教育全面走上风口。
 
 
 
正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口号席卷全国,一大批创业者涌进在线教育行业,其中不乏刚毕业的大学生及一波草根创业者。大家都想一头扎进去,在机遇无限又陷阱密布的蓝海里,寻找机会。
 
 
 
时任沪江网联合创始人的于杰,当时对媒体感慨:“无论是政策,还是投资环境、市场需求,当下正是在线教育创业的一个好时代。”
 
 
 
2014年,全球互联网教育创业者大会上,上海杨浦区发布了九大政策支持在线教育发展,涵盖资金、人力等诸多支持。这是在线教育行业内第一个地方政策,具有政策风向标的意义。
 
 
 
 
 
 
 
2015年,喊着“颠覆新东方”的惊人口号,又有雷军和李学凌为之站台,YY欢聚时代旗下100教育的上线,一度推动了国内教育行业在线化热潮。
 
 
 
当时,变革的大浪潮才刚开始,行业内还没出现巨无霸型选手。所有创业者的目标只有一个,抓住风口。
 
 
 
腾讯科技曾观察发现,截止到2014年9月,据不完全数据统计,国内几乎每天诞生2家在线教育机构,每月融资总额以亿元来统计。“在线教育成为了创业和投资的热土”。
 
 
 
据i黑马统计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4年,国内新成立的教育公司数量呈现逐年增长,其中2013年和2014年数量徒增,2014年达到顶峰至515家。投融资方面也是如此,2013~2016年间,一级市场投资交易数量不断攀升。
 
 
 
从2015年开始,在线教育行业短暂陷入低谷。8月,100教育突然爆出高管离职新闻,此时距其成立刚过去半年时间。
 
 
 
婚恋网站“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风风火火创办的K12教育平台梯子网和那好网也被传出大举裁员。当时,那好网刚成立2个月。龚海燕“3年烧4.5亿元”的在线教育梦破灭,也折射出了当时行业虚热的现象。
 
 
 
但根据艾瑞《2015年在线教育年度数据在线教育篇》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192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大关。其中K12领域依然是教育行业的必争之地,而家教O2O也出现了爆发的态势。
 
 
 
2015年,教育O2O企业疯狂老师接连融资三轮共计3亿元左右资金,轻轻家教也融资三轮共计8亿元左右。
 
 
 
进入2016年,伴随着直播新技术的崛起,各路创业者悉数进场。作业帮推出"果园直播课";学霸君推出"不二课堂"等。甚至以游戏赛事直播出身的斗鱼也推出鱼教鱼乐教育频道,希望从中分一杯羹。
 
 
 
在线外教一对一市场崛起,VIPKID、DaDaABC拿到大笔融资,作业工具平台一起作业推出了C端收费产品UsTalk,英语学习App盒子鱼宣布调整在线一对一课程变现方式。
 
 
 
2017年,VIPKID的单月营收突破4亿元,1~7月的营收总和超过2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十倍。VIPKID首次登顶在线教育独角兽的消息,也再度激活前几年稍显低迷的行业热度,为更多入场的创业者描绘出前景美好的图景。很快,在线少儿英语外教市场从蓝海烧成红海。
 
 
 
创业风口总在变,在2018年转到了AI+教育上。继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编程教育、STEAM教育的创业赛道变得热闹,主打AI+教育也成了潮流。政策扶持,资本助推,相关细分领域也迎来融资热潮。
 
 
 
两方挤压下的苟延残喘
 
 
 
拿钱(融资)、花钱(补贴、投放)、再变现,这是早些年许多教育创业者的逻辑。如今,这套逻辑已经完全行不通了。互联网流量见顶,在线教育曾经优于线下的获客便利,现在也面临枯竭。
 
 
 
经亿欧统计发现,截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全年共计有371起教育企业投融资事件。从融资企业数量上看,2019年教育投融资交易比2018年减少208起,下降36%,数量接近2014年。整个教育行业一级市场的投融资情况处于下滑趋势,这将对未来2~3年的可投资金额产生持续影响。
 
 
 
拿钱的渠道已经开始越收越紧了。一位投资人向亿欧教育表示,“我们2019年只投了两个项目,主要是前三个季度看的项目中投资质量都没有达到要求,自然速度比以往放慢了许多。”另一位投资经理也提到,“手还捏着钱,本来希望Q4能再投出两个项目,但现在看项目的要求变得比以前高多了。”
 
 
 
在全年42起上亿元融资交易中,基本集中在K12和素质教育赛道,头部效应明显,明星企业一年内或多次融资,复投率提高。这表明,尾部教育企业想要获得好的资金更加困难。
 
 
 
 
 
 
 
 
 
 
 
而在融资轮次分布上,A+早期融资占比正在不断下跌。教育行业正在不断走向成熟,无论是市场格局、经营管理模式,对于未来入场的企业和正在拼搏的企业,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资金充裕的时候,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资金开始收紧的时候,所有小问题都变成致命的大问题。
 
 
 
另一方面,花钱的渠道也已经变形了。2019年,K12在线班课掀起的暑期大战,让原本严峻的获客成本再次雪上加霜。多家机构持续数月高达1000万元/天的投放,让流量的竞争一下进入到水深火热之中。
 
 
 
牵一发而动全身,获客渠道有限,价格自然攀升。在你争我抢的环境下,连带着线下培训机构、素质教育赛道等领域均受到波及。这样的竞争方式,让整个赛道的获客渠道发生了质的变化。
 
 
 
随后各家又祭出低于成本的课时包策略。低价课时包获客,早就不是什么新玩法。在这个暑假重新上演,背后是太多企业的不得已而为之。
 
 
 
有创业者曾对36kr表示:“虽然流量在变贵,但移动互联网红利还在的时候,买来的流量能有不错的转化,可现在红利没了,买量带来的转化率还一直在跌。他在广点通的投放效果经历了断崖式下跌,跟三年前比,成本是过去的3~5倍,但转化率只有过去的十分之一。”
 
 
 
如果说,以前各家争夺的还是“公域流量”,那么当公域流量已经瓜分殆尽,一个名为“私域流量”的竞争也正在展开。公域流量的竞争还算透明,私域流量的争夺则可能直接拖垮一家教育公司。
 
 
 
教育分销,就是典型的私域流量渠道。它是由在线教育机构、课程分销平台、分销商(KOL)、学员共同参与的一个招生与求学的过程。教育机构将课包分发给分销平台,平台在通过一系列话术和方式在微信群等社群卖课。
 
 
 
激烈的竞争下,分销渠道的议价能力不断上涨。一方面,分成占比不断提高,从30%到70%,甚至还出现100%刷单的现象。这样的模式,只有虚假的数字,而没有实际的造血能力。另一方面,渠道掌握着话语权,很多创业公司在渠道合作不恰的情况下,直接遭到抹黑和封杀,被拖垮。
 
 
 
私域流量需要时间培养,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分销平台能触达的用户有限,不断需要资金圈养KOL和用户,分销平台也无法保证能每个月触达到一定的量,并不是一个稳定的获客模式。而有能力做分销平台的教育企业不多,多数企业只能依赖分销平台商。企业自身的销售能力外包出去,没有竞争力,在市场上变得非常被动,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获客渠道变形,投出去的钱没有转化,而钱又进不来。两方夹击下,问题不断显现。VIPKID几经周折才落地的E轮融资,韦博英语的狼狈落幕,刚拿到融资的企业被传出裁员,教育机构暴雷、跑路等一系列事件的背后,都指向同一个原因。
 
 
 
寒冬下的创业方向
 
 
 
寒冬下的钱往哪些方向靠拢,可能机会就藏在下面。
 
 
 
亿欧教育在回顾2019年教育行业投融资交易发现,不同赛道的创业要求不断更高。热门领域已经逐渐被锁定,新的领域门槛已经提高,教育创业开始驶入下一个阶段。
 
 
 
 
 
 
 
K12赛道最为典型,学科培训已经逐渐被头部机构抢占,而to B服务创业的门槛相对更高,创业模式更难。
 
 
 
从融资数量来看,2019年,教育SaaS和To B赛道共计融资52起,占整个赛道近40%。K12 to B服务越来越受到资本青睐。紧随其后的,依旧是学科培训,其中包括全学科培训28起、英语单学科27起、语文学科13起、数学学科2起。从单一学科开始创业的企业,英语依旧还是首选,语文其次。
 
 
 
2019年,面向to B的交易开始攀升,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印证,K12赛道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创业者渐渐不再把眼光放在以前容易跑量的to C创业,而是在已有的流量池中,面向B端,提供创新的服务模式。
 
 
 
从2019年K12细分领域教育分布的布局来看,新高考改革是影响2019年创业方向的一个重大推动点。
 
 
 
2020年教育创业的机会,依旧会是围绕着新高考改革展开。一方面,教育信息化2.0还在积极的建设当中,公立校的信息化需求很大。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和新高考改革相关的其它进校服务具有值得创新的地方。生涯规划也还有很多机会。2019年,生涯规划领域融资共6起,虽然融资数量不多,但是趋势明显。
 
 
 
除此之外,K12领域下沉市场和OMO模式也是值得关注的一个地方。2019年,好未来、新东方、朴新教育、精锐教育多次在财报中提到下沉市场和OMO模式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重点发力方向。而这两个领域市场广阔,创业者存在机会。
 
 
 
 
 
 
 
K12年龄段的另外一个火热的领域,要数素质教育。纯素质教育领域中STEAM和艺术教育占比最大。2019年,依托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舞蹈、音乐、美术三大领域均有头部在线化企业跑出。近期的新型肺炎疫情爆发,线下教学活动被叫停。为了活下去,40万中小型线下教培机构拥抱线上,在线美术和音乐用户量爆发式增长。有投资人向亿欧表示,疫情过去后,在线艺术教育领域或将迎来再一次创业爆发。
 
 
 
学科素质化方向,极具典型代表的是数理思维赛道的火花思维和大语文赛道的河小象,两家一起均在一年内获得两次以上融资。除此之外,豌豆思维、秦汉胡同等也或上亿元融资。在线化素质教育在2019年获得大额融资,也寄托着资本的期待。
 
 
 
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接下来如果起量,提高营收,实现规模化盈利非常关键。第一批次的创业企业表示如果没有达到资本的期待,将会影响到未来创业者对该领域的创业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