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素质教育机构们正在“抱团取暖”

2020-03-18 09:28 浏览量:

素质教育机构们正在“抱团取暖”

        自1月下旬疫情爆发以来,线下教育机构已暂停营业近两个月。招生停滞的同时,房租人力等成本仍在消耗,培训机构的现金流困扰愈发突出。
 
  近日,线下儿童体适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宣布,其因现金流枯竭陷入经营危机,目前正在与多方洽谈门店接手事宜。此前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预测,60%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受疫情影响而倒闭。而广证恒生研报更进一步指出,美术、音乐、体育等非刚需的线下素质教育业态,因为盈利能力普遍弱于K12(中小学课外辅导)学科培训,将面临更大的现金流风险。
 
  “大部分艺术培训机构的现金流只能维持2至3个月,借贷的话最多撑半年。”艺术文化培训品牌“启明星”创始人卢家泰告诉界面教育。受疫情影响,他的公司也已关闭了旗下一家校区。
 
  春季原本是艺术培训机构的招生旺季,但卢家泰计划已被完全打乱。即便疫情结束,他依然担心全日制学校会利用周末或暑假补课,这将压缩校外素质教育机构的培训时长。
 
  “平时暑假的营收基本上可以占到全年的一半。”深圳东汇舞蹈艺术团创始人何其东解释道。此外,疫情过后,家长们的付费意愿也可能随收入情况产生变动。
 
  对线下机构而言,经营成本却没能降低。何其东告诉界面教育,其机构分店的房东提出,在疫情结束前可将房租减半,并免交水电费。但卢家泰表示,由于部分教育综合体、私人房东也需正常偿还贷款,因此并未减免房租,甚至连管理费也需正常缴纳。
 
  线下门店被迫暂停后,素质教育机构们也开始思考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模式。
 
  体育教育培训机构“万国体育”CEO张涛在象三一素质教育线上沙龙上曾表示,虽然疫情后,体育教育重心仍会转向线下,但现阶段机构需着重打磨线上服务能力。
 
  “我们现在在线上尝试训练打卡、私教课等。疫情结束后,学生上完课回到家,教练也可以在线上继续跟进。”他说。
 
  但新模式的探索并不容易。据睿艺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素质教育行业报告》显示,不同于发展成熟的在线英语与K12辅导,在线素质教育赛道融资多为A轮及天使轮,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
 
  素质教育难以搬至线上,与其课程的强体验性有关。一位近期在线上学吉他的学生向界面教育表示,直播课上的老师和学生均无法看清对方的指法,律动和节奏等细节也难以表现,网络还不时有延迟或卡顿,学习效果远不如线下。
 
  机构运营者对此也表示认同。何其东坦言,舞蹈等艺术类的线上课只适合教授理论知识,如果动作教学,效果会大打折扣。卢家泰更表示,类似跆拳道等运动课程根本不适合线上教学,一旦动作走形可能对学生身体带来伤害。
 
  此外,对习惯了线下运营的素质教育培训机构,在线教学本身就难以适应。何其东告诉界面教育,授课老师此前未受过线上培训,教学环境和风格也与线下有差异。
 
  “直播的手机型号、有无广角、音乐是否有延时、音量是否合适,每个细节都要考虑到。”他说。
 
  除教学外,搬至线上的春季招生效果也大不如前。何其东表示,此前招生以地面推广、举办活动等形式为主,但现已转向开设趣味公益直播课程吸引生源。“招生人数大约是之前的三成左右。”他说。
 
  在困顿局面之下,“小而美”的素质教育机构们自发形成了合作氛围。卢家泰主动接洽附近街区濒临倒闭的同行,表示愿意承接学员。这既能给倒闭机构减少退费损失,也能为卢家泰所经营的机构补充生源。
 
  何其东认为,地理位置接近的同行之间可通过场地合租来节省双方运营成本。承租方可减少固定支出,租赁方也可增加场地利用率,两机构还能进一步探索合作模式。
 
  对于行业内的共同危机,何其东认为经营者应当压缩成本,做好长期准备,等待未来扭转局面的时机。卢家泰则表示,加强判断能力,及时止损也极为关键。
 
  “现金流实在有困难,可以尽早宣布关店,并给学生退款,不应盲目借贷死撑,不然熬到后期可能连还贷和退款的能力都没有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