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作业帮做在线教育还有多少机会?

2020-07-19 12:22 浏览量:

作业帮做在线教育还有多少机会? 

谁也没想到,当初教我们写作业的作业帮会有今天。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暑假大战前夕,作业帮E轮投资获得7.5亿美元投资,在两个月的时间内逆势超募150%。这或许会让旁观者疑惑,毕竟,只是教大家写个作业,什么题目要花这么多钱呢?

可是,资本肯定不会想去做亏本的买卖,作业帮肯定有什么独到的价值让资本另眼相看。现在,E轮7.5亿美元,让大家的目光聚集到作业帮身上,因为在作业帮所在的赛道内已经算是巨额融资了,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作业帮真的值得吗?这匹下沉巨头又能在此赛道上驰骋多久呢?

在线教育的“黑马” 猿辅导后作业帮再次获得巨额融资

从2015年9月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开启首轮融资,到6月29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不过短短五年,作业帮却实现了一轮飞跃。

其实这也与今年以来在线教育赛道融资火热脱不了关系,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5月,在线教育行业发生融资就达36起,融资总额度132亿元。而2019年在线教育融资事件共150起,总融资额115亿元。可见尽管今年的投资次数变少,但是投资额更大,资本也更偏爱头部企业,行业内马太效应愈加明显。

据悉,此次融资由方源资本、Tiger Global领投,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天图投资、襄禾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其实,在本轮融资敲定之前,作业帮的估值已经接近65亿美元,这轮融资之后其估值更是水涨船高。

融资如此顺利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业绩跑得好,据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作业帮正价课学员从9万上升至97万,增长10.8倍。今年疫情之下,作业帮的表现尤为突出,在线用户规模突破8000万,日活用户超过5000万,月活用户超过1.7亿,累计激活用户超8亿,这个数据相比于好未来和新东方等传统巨头都要亮眼不少。

在最新的报告中,作业帮公布了2020年春季正价班人数为130万,其中超过50%的学员来自非一二线城市。距离去年10月发布97万人次数据,仅九个月,超过34%的增长幅度。在易观发布的报告里,作业帮以1.45 亿 MAU 排在教育行业榜首,是进入中国应用市场Top30的唯一一款教育类APP,领跑K12在线教育市场。

作业帮以7.5亿美元高额融资是今年在线教育领域第二笔大额融资,仅次于猿辅导的10亿美元。毕竟两者相战多年,实力不分伯仲,但今年很有可能会成为两者相争的一个重要的历史拐点。

7.5亿美元投资,资本看中了作业帮什么?

为什么资本市场如此看好作业帮?

1. 作业帮通过自有流量建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模式及竞争壁垒。自有流量是作业帮区别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的核心标签。作业帮以专业知识服务出身,早期以拍照搜题为主,在一次次拍照搜题中形成了孩子的用户画像和知识结构图谱,这是作业帮的自有流量池的基础。可以说,当别的K12公司到处砸钱买用户的时候,早期的题库、拍照搜题等业务为作业帮积蓄了巨大的流量池。

目前作业帮搜题工具的市场占有率超过75%,而基于此的自有流量已占在线教育流量端75%左右。海量的端内用户大规模转化为班课学员,例如作业帮直播课2019年秋季学期的在读人次规模超过97万,实现400%+年同比增长,其中60%-70%来自于自有流量的转化。

通过自有流量转化而来的生源有效降低了招生成本,这样是作业帮自由流量带来的好处之一,据腾讯新闻报道,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透露,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大概率是2000到3000元之间,一个K12大班课50元入口班的大概一个获客成本是500到600元,而作业帮的获客成本远低于其他家。

构建业内规模最大的自有流量池后,作业帮通过多种方式,激励老用户带来新用户,实现自有流量的内部闭环,流量不断增长。高位的流量池一旦找到合适顺畅的出口,其蓄积的势能便开始快速持续的释放。

2.作业帮的用户足够下沉,下线城市用户占比越来越高,升值空间大。教育部数据显示,国内K12年龄段的学生有近2亿,其中七成学生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目前一二线城市日益饱和的基本盘,哪个巨头突破了下沉市场,就拿下了属于未来的增长盘。所以,如果说一二线城市能够造就了好未来等百亿美元市值级别的公司,那么下沉市场将会造就真正的在线教育巨头。

截至目前,行业来自三线及以下区域的学员占比是20%左右。而作业帮“有超50%直播课学员来自非一二线城市。”在下沉难度极大的三线及以下市场,作业帮获得了巨大的先发结构性优势。

在很多三四线城市,提到学而思、新东方,很多人根本不熟悉,但她们的孩子却很可能是作业帮App的长期用户。基于用户行为数据和长期交互所产生的信任感,从用户到学员的转化更容易。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作业帮人均使用时长TOP10的省区市依次为云南、宁夏、青海、江西、山东、甘肃、安徽、新疆、海南、山西,中西部地区占8席。与迅速行动的新东方、好未来等传统巨头相比,作业帮的下沉力最为强劲。

一场围绕下沉市场的角逐近在眼前,创业五年的作业帮作为最被看好的种子选手,其实所有的投资都是投预期,疫情提前打开的在线K12教育市场的巨大空间让投资者们争先恐后,作业帮拥有的下沉市场手握着的让资本心动筹码。

融资之后,作业帮的未来边界在哪?

独立运营的作业帮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很有实力也足够幸运,但是,在线教育界强敌环伺,手握流量和资金的并不少,多少资本大鳄相继进入此赛道,互联网巨头如阿里、腾讯、网易、百度,以及后来者字节跳动、快手,近几年都在在线教育赛道上角逐。那么融资之后,作业帮的边界又在哪里呢?

1、大班授课模式可复制性强,赛道竞争激烈。众所周知,大班授课毛利率高,竞争也日益激烈,猿辅导,跟谁学等都已经驶入此赛道,而大班授课重点依靠的就是教师,而教师也是作业帮重点抓的对象。据公开资料,截止2019年底,作业帮教师团队均为全职教师,其中教研教学老师约800人,985/211大学、重点师范大学、国外留学毕业教师占比九成以上,教学经验平均在5年以上,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但是,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含量和产品壁垒,很容易被复制。此外,大班授课过分依赖名师,也会带来一定不利的影响,比如说如果对方给出了高价,就非常容易发生名师跳槽之类的现象。

2、课程包揽太多,容易造成大而不强。作业帮在课程设置上按照不同难度做分层教学,班型包括提高班、尖端班、冲顶班,目的是让不同基础的学生都能适应学习节奏。为此作业帮投入了将近 300 人在前端做拉新获客的设计,提供不同价格不同定位的课程供给。但是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分层教学需要投入更多主讲和教研资源、扩大成本。尽管“轻体量”是个伪命题,但是体量越大,越容易有短板。

目前很多在线教育的企业,都已经减掉了复杂多余的业务线,不断地深耕一个领域,而不是一昧的铺长自己的产品线。

3、核心产品可替代性强,综合实力弱。自2014年作业帮于百度内部孵化,2015年分拆独立运营。发展至今,作业帮在线上教育领域的步伐基本上“抄”的就是猿辅导的“作业”。先通过教育工具吸纳海量流量,而后通过在线网课完成后端变现,逐步进入风光无限的K12教育领域。模式与猿辅导等机构如出一辙。

但其实拍照搜题这个赛道门槛不高,行业内竞品公司迭出,例如学霸君和猿辅导都曾驶入过此赛道,只不过没有百度这样大的流量池,不过最近猿辅导获得了腾讯的支持,在新一轮的投资中也能看到腾讯的身影,有了坐拥亿级流量的腾讯加持,以后获课上猿辅导相比也会容易许多。

4、传统教学模式与网络在线授课存在无法消除的差异,给作业帮未来的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尽管教师数量的增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强对每个学生的关注,但无法根本消除“远程”带来的影响,远程教育的弱场景感与弱监督性无法消除,也就无法保证教学效果。

如何尽量弱化远程的影响,如何因材施教,如何抵制即将到来的线下机构复苏?这需要作业帮不断的加强技术和管理经验,说到底教育还是一个长期活,慢教育也不是说说而已。

总之,作业帮前端获客成本已经与竞争对手拉开一定差距,但想要实现更大突破,还需要后端供应链不断打磨产品和服务,目前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各方弹药充足,比拼的是综合能力,教学、运营、流量、组织力、融资能力等等。想要一枝独秀,还是很难的。在作业帮“以技术为驱动打赢在线教育流量侧的一仗”之后,接下来还要面临在线班课的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