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2020年健康险:重磅政策出台

2020-04-07 18:01 浏览量:

2020年健康险:重磅政策出台

8941586229446191

近年来,健康险一度是医疗健康行业细分领域中最令人瞩目的领域之一。无论是监管方、企业,还是投资机构,都看到了商业健康险对于医疗支付的创新作用,以及由此而可能生成的产业新图景。
 
在过去的2019年,行业内同一天3家公司宣布融资,同一家公司一年内连续融资3次,单笔融资最高超10亿元,年度发生了近30起融资事件,红杉中国、阿里、腾讯等巨头都频频出现在投资方的名单中。
 
2020年第一季度,虽然在新冠疫情黑天鹅和整个一级市场融资呈断裂式下滑等诸多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健康险行业仍然继续着火爆的态势。
 
在资本端,今年第一季度发生了近10起投融资事件,随着融资轮次的后移,单笔融资过亿元已成了常态;在政策端,监管方也频频发力,如3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等政策,更加清晰地规定出商业健康险的发展方向;在市场端,愈来愈多的玩家正在涌入。
 
市场需求明确
 
据中国银保监会数据,2019年健康险原保费收入达到了7066亿元,较去年增速达到了29.70%,在最近5年内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了30%。行业如此高速的增长,无论是在保险业的细分险种中,还是在医疗健康产业的细分领域中,这样超越行业的增速都可谓耀眼。
 

 
 
近年来,提升医保资金支出效率、实行医保控费是政府医疗改革的方向。在2018年的国务院机构大改革中,国家医保局组建成立了,其使命便是“医保控费”和“三医联动”。在此趋势之下,不断强调发展商业医疗健康险来发挥医疗保障补充的作用,似乎成了改革当前支付困境的一个妙方。
 
而且,健康险除了为社会医疗保障体系解压之外,还可以化解供给侧矛盾。随着个人卫生支出增加、人口老龄化来临、城镇化进程加速、中等收入群体壮大、慢病人群扩大,现阶段的社会保障供给能力远不能满足人民快速增长的健康保障需求。
 
在诸多因素的作用下,居民控制医疗费用支出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健康险的市场需求也越来越旺盛。无论从外部宏观经济环境还是行业监管导向,以及寿险龙头战略发展目标来看,以健康险为代表的保障型险种需求一直得到有效激发,这也是健康险保费维持超越行业增速的原因。
 
投保人通过提前支付保费以换取未来出现风险时的损失补偿,从而消除经济上的不确定性;保险公司将被保险人的需求聚集起来,将分散的风险变为大致的确定性,并实现商业价值。这是保险的本质。
 
健康险也不例外,对于用户来说,其最大的价值在于用户能用低廉且确定的提前支出来应对不确定的医疗支出。在当前,虽然有国家医保兜底,药品集采药价下降的良好趋势,但个人医疗自费负担较重。据国家卫健委数据,2018年,中国卫生总费用约5.8万亿人民币,其中个人卫生支出为16662.9亿元,占总费用的28.7%。个人自费比例如此之高,健康险便有了明确的用武之地。
 
“毫无疑问,中国医疗支付体系会朝多元化方面发展。”多位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在接受动脉网采访时,都表达过类似的看法,他们认为,健康险的市场需求以及健康险行业本身对保险科技的需求,都是非常明确的,未来行业一定会保持高速增长的发展趋势。
 
传统的健康险市场是个红海市场,产品同质化严重,价格竞争往往是各家企业常用的营销策略。而且市场也保持着较高的集中度,80%收入集中于排名前8%的企业中当,主要参与方主要是寿险及财险公司,专业健康险公司规模及数量仍然较小。
 
但是,近年来,随着大量创新健康险公司的出现,行业的市场格局正在向多样化转变,从单一保险公司,向互联网、医疗机构、医药集团、健康管理机构、医疗大数据公司、实体行业转变。行业已进入了巨变的前夜。
 
某种程度上来看,健康险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
 
政策东风已起
 
从我国健康险的发展历程来看,国家政策决定着行业的每一个拐点和发展阶段。
 
自1980年商业保险恢复,到1995年我国出台首部保险法以及次年开启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是我国健康险发展的起步阶段,在这一时期,公费医保改革带来了健康险的发展机遇。在2003年,《保险法》修改后允许财产保险公司经营短期健康险,两年后第一家专门健康险公司人保健康成立,到了2009年,新医改开始后明确肯定了商业保险的补充地位。这一阶段是扩大推广时期,健康险的产品和监管加速上线中。
 
自2012年起,健康险进入了第三阶段,迎来了放量增长时期,此后的几年间,每年的健康险保费增速都维持在40%以上。健康险像是进入了一场大运动,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很多的问题已开始出现。中短存续产品盛行、黑马频现、市场格局大调整、资本大鳄席卷二级市场……保险似乎离保障的本质越来越远。
 
转折就在2017年,监管开始调控,保监会的一纸“134号文件”的下发让激流勇进的保险一下回归冷静,文件中指明保险应“回归保险本源”、还表明了将严厉处罚违反规定的公司或责任人的监管态度。这一年,健康险保费增速降至8.58%。
 
自2018年起,政策回暖,行业再度开启了大幅上扬的增长曲线。特别是在最近半年内,监管方密集出台了多条重磅政策,为健康险行业画出了清晰的边界和蓝图。
 
621586229446387
 
最近半年内,与健康险相关的重磅政策
 
2019年11月12日,中国银保监会在其官网公布了新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俗称“健康险新规”),在行业引起了重大反响。许多在行业扎根多年的业内人士,依稀记得,上一次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还是在十多年之前。
 
《办法》突出了健康险的保障属性,从健康保险定义分类、产品监管、销售经营等方面作了全面修订,规范健康保险产品设计、销售经营和理赔行为,鼓励健康保险充分承担社会责任。在概念定位方面,将健康保险定位为国家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善健康保险的定义和业务分类,将医疗意外保险纳入健康保险。在产品规范和经营销售方面,明确经营健康保险应当具备的条件,推进提升经营专业化水平;坚持健康保险保障属性,明确各类健康保险产品的产品特点和要求;鼓励保险公司将信息技术、大数据等应用于健康保险产品开发、风险管理、理赔等方面,提升管理水平。
 
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对保险公司销售健康保险产品提出不得强制搭配其他产品销售、不得诱导重复购买保障功能相同或者类似的费用补偿型医疗保险产品等禁止性规定;明确保险公司不得要求投保人提供或者非法收集、获取被保险人除家族病史之外的的遗传信息或者基因检测资料;吸收采纳近年来相关医改政策,如针对贫困人口给予倾斜支持等。
 
今年1月23日,中国银保监会、国家医保局等13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这项政策这份文件再次对健康险的发展做出明确定调,并提出力争到2025年,商业健康险的市场规模要达到2万亿元的规划。
 
此外,这份文件还明确未来要重点做好这5个方面的工作:完善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强化商业养老保险保障功能,大力发展教育、育幼、家政、文化、旅游、体育等领域商业保险,支持保险资金投资健康、养老等社会服务领域,完善保险市场体系。
 
今年3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这份文件可能直接关乎到中国医疗支付体系的建设和整个医疗健康产业的走向。这份文件虽从深化医保改革入手,却深入涉及整个“三医联动”改革,被各界普遍认为是能够为未来十年中国医改定调的纲领性文件。
 
《意见》共28条,整体框架可概括为“1+4+2”。
 
“1”,是指整体目标——“力争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体系”。 
 
“4”,是指“健全待遇保障、筹资运行、医保支付、基金监管四个机制”。 “2”,是指完善医药服务供给和医疗保障服务两个支撑。
 
从这份文件的整体目标里,我们可看到,不仅是商业健康险,包括网络互助都被写进了目标中,以后将和医保一起,共同发挥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作用。
 
玩家蜂拥而至
 
近两年来,包括健康险、网络互助等在内的创新支付一度成为行业最热门的领域,甚至是风口。市场上一线、二线的知名互联网公司,如腾讯、阿里、美团、京东、360、苏宁等,创投圈一线、二线的知名资本,如红杉中国、启明创投、云峰基金、蓝驰创投等,它们的身影都曾在创新支付的领域或高调或低调地出现。
 
在过去的2019年,行业记录了近30起的投融资事件,如水滴公司获腾讯、博裕资本等投资的C轮10亿元融资,暖哇科技获红杉中国领投的1亿元天使轮融资等事件一度惹起行业注目。
 
2020年第一季度,行业继续火爆,据动脉网不完全统计,行业共发生7起投融资事件,随着行业融资轮次的后移,单笔融资金额破亿元似乎已成了常态,未来3-5年行业可能会迎来创业企业上市的窗口期。
 
39451586229446487
 
2020年Q1健康险行业融资事件统计,数据来源:动脉橙数据库
 
今年2月12日,慧择保险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被誉为“保险电商第一股”,其业务模式主要为依赖第三方渠道流量带来的佣金收入以及高昂的渠道费用。据其招股书文件披露,慧择在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2018年实现净利润290万元,经调整利润3010万元。2019年前9个月,慧择实现净利润2250万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216%;经调整利润达到1.0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近400%。
 
专注于健康险团险保险极客也收获25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创下国内健康险团险赛道最大单笔融资记录。据保险极客创始人任彬透露,在过去的3年里,保险极客各核心业务数据实现了200%以上的增长,目前企业已接近盈亏平衡。
 
从投资机构的名单上来看,海纳亚洲(SIG)、华兴新经济基金等正在进入此领域,而对于红杉中国等在几年前就进入此领域的机构来说,则是在一级市场投资断裂式下滑的趋势下逆势加仓,继续加注在健康险的未来。
 
此外,从医健类上市公司看,大部分公司对健康险也高度重视,如:美年健康和爱尔眼科都公告拟发起设立健康险公司,目前应该在筹建和审批过程中;据媒体报道,华润医疗核心高管曾呼吁与健康险包括在模式、产品和资本层面的深度合作;美年健康目前下设有保险经纪公司,而通策医疗则在年报中披露践行“HMO”模式……
 
一大波玩家正在来袭!
 
结语
 
随着今年第一季度的结束,国内的“抗疫之战”已接近尾声。本次疫情,无疑将医疗行业置于镁光灯下,整体上放大了各界对医疗资源匮乏的焦虑和担忧,而与之相伴的,还有个人健康意识和风险保障意识的提升。
 
据《2018中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指数报告》披露的数据,目前商业健康保险的覆盖率不足10%。就此可知,商业健康险未来还将仍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新概念、新产品、新模式、新技术将会在行业里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