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目前如何扩大买房内需?

2020-04-11 19:06 浏览量:

目前如何扩大买房内需?



重要任务一定是在内需上多下功夫,很多人不已经开始带头下馆子消费了吗?此前会上强调过,“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有效扩大内需,全面做好“六稳”工作,力争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现在看来,我们的工作重心已经有所调整,从之前的防控为主,到后来的兼顾复工复产,再到现在的扩大内需,可以看出,我们在逐步走出阴霾,恢复信心,确保经济稳增长。
 
那么房地产曾作为重要支柱地位的行业发挥过巨大作用,历史上也不可否认这样的事实。可是,如今房地产面对的大环境跟17年前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房地产刚刚起步,需要将房地产放到一个特别高的重要位置上。
 
当下并不存在着这样的可能性。当下的基本管理框架包括“房住不炒”和长效机制本身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而且房地产也正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发展过渡,这个关键时期,我们会重启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机制吗?
 
 
 
这也是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讲到的一个问题,他表示,最近很多人关注中国房地产发展的问题,有人认为房地产调控可以放松,甚至提出要通过房地产政策的调整来刺激经济的增长和复苏。从中国房地产供给形势看,也正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群和都市圈,房价在上涨,房地产供给格局偏于不足。而其他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供给严重过剩的形势并没有得到缓解,而且随着经济持续下滑,面临的销售困境和压力会越来越大。那些希望放松房地产控制政策的城市,也是经济发展面临压力大的城市,也是对房地产过度依赖的城市。
 
我认为,李铁说得非常对,他把当前各级城市的严重分化说得很透。
 
同时,李铁还认为,对于人口流出地区,应该对原有的房地产政策进行调整,至少把“一刀切”的各种政策取消,实行因地制宜的房地产发展政策。例如取消限价、限购以及限贷等措施,允许有条件的人可以在房地产低谷时期购买相对低价的住房。
 
 
 
 
 
 
 
 
 
如果只是说到这里,或许我还会认为李铁是在为房地产炒作加油,但是他还有补充,他说,对于这些人口流出城市,如果放开房地产的限制政策,那么就等于继续放大了未来的债务危机,可能使得城市转型目标前功尽弃。
 
所以,他说,可以把“一刀切”的各种政策取消,实行因地制宜的房地产发展政策。也就是说,单单靠取消限制性措施肯定是不行的,因为会带来很多债务问题。那么通过因城施策、分类调控则可以缓解这种矛盾。
 
无独有偶,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梁红也表示,要想把内需补回来,不调整房地产的政策是做不到的。而且其实中国的车和房都在限购状态下,如果今天放开限购,即使在今天这种情况下,相信都有需求,中国有些政策是该调的。从短期应对来讲,房地产的政策,因为在现有经济情况下,你不可能靠发展消费券去吃吃喝喝的堵得住的,更大的一定是车和房子。
 
但我想问,真的到了可以直接取消限制性政策的时候了吗?可能还真没那么简单,最近国家几次三番重申“房住不炒”的定位,更是明确表示不会过多依赖房地产来拉动经济增长。房地产调控的决心是坚定的、持续的、稳定的。
 
 
 
不会把坚守调控不动摇通过释放流动性去毁坏掉取得的成果。而恰恰是这个时候,各种炒作力量很容易借助这个机会,一定要坚决防止炒作行为。
 
恰恰是一些三四线城市在炒作市场复苏的现象,如果让购房者真的认为这些城市房价只涨不跌那肯定是个误导,对购房者造成的损失或许也是无法估量的。我认为,现有的调控已经通过因城施策有了更精准的对冲,完全放开或许不是时候,房地产自然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有需求就不用担心市场一直低迷,防范炒作更至关重要。
 
现在的房地产依然很重要,但是初衷正在发生改变。那时候是极力要借助房地产,现在是摆脱房地产,房地产的大趋势既受到房住不炒的决定,同时也有自身饱和的原因,自然房地产不可能再像过去大幅上涨。这是政策的初衷,决不允许房地产再走老路。
 
 
 
不是说不需要房地产,但是房地产的发展方向在有所调整。房地产拉动内需肯定是其中一方面,但是还能不能完全指望房地产不用多说,肯定不会。相信这一波,很多保障性住房或者民生住房将得到长足的发展,包括小区旧改等。